英文版 English

方寸天地 雕出精彩

——访《戊戌年》特种邮票雕刻作者原艺珊、刘明慧

2018-01-05  
王颖/张毅

1月5日,备受关注的2018年开年“第一票”——《戊戌年》特种邮票正式与广大集邮爱好者见面。这套邮票特邀著名艺术家、第一轮生肖狗邮票设计者、期颐老人周令钊先生担纲设计,用细腻的笔触展现了“犬守平安”、“家和业兴”的和谐景象,画面中昂首挺胸的公犬以及深情凝视幼崽的母犬、活泼可爱的小狗,预示着家的平安和睦与国的兴旺富强。

同时,这套邮票延续了第四轮生肖邮票的胶雕套印工艺,集邮爱好者在细细品鉴时不难发现,通过雕刻师的细心雕琢,周令钊先生原画作中图案以更加立体的效果呈现出来,使邮票上的狗的形象更加灵动、丰满。邮票雕刻是如何呈现设计效果的?这套邮票在雕刻中曾遇到哪些难题?带着这些问题,不久前笔者来到中国邮政集团公司邮票印制局,采访了这套邮票的雕刻作者原艺珊、刘明慧。

(左起:原艺珊 刘明慧  李巍摄)

耐心专注,完成再度创作

与邮票设计相比,很多集邮爱好者对邮票雕刻相对陌生。简单来说,邮票雕刻是一项需要雕刻技术、绘画艺术和意志力的工作,雕刻师要基于自己的理解,用点线组合的方式将原画作中图案的轮廓、明暗、疏密等效果展现出来。对于邮票而言,雕刻属于再创作,要在设计稿的基础上增加雕刻的工艺,尽量还原原画的效果,不能喧宾夺主。

“它属于版画的一种,最早的黑便士邮票就是雕刻版印刷。”原艺珊介绍说,“对于生肖邮票来说,邮票雕刻要服从于原画。从呈现效果上说,雕刻版更有质感,更有艺术性;从印刷上增加了一道工艺,即胶印和雕刻套印;从功能上说,雕刻版难度大,很难伪造,因此成为防伪手段之一。同时,由于折损率比较高,导致邮票的印制成本也相应较高,所以,不是每套邮票都使用胶雕套印。”

(图为邮票雕刻工具)

对于雕刻师而言,用刻刀在钢板上一刀一刀完成的邮票雕刻是“做减法”的过程,复杂而精细。如果在雕刻过程中不慎“手滑”,较浅的划痕可以用专业工具修复,划痕较深、无法弥补,则宣告前功尽弃。所以,雕刻师不仅要耐心、专注,手要稳,心态更要平和。用雕刻师的话来说,如果心中有杂念,手上肯定会表现出来。

在邮票印制局编辑设计部办公室,笔者看到,每位邮票雕刻师的桌上,除了各自的雕刻工具外,高倍显微镜是必备的办公用品之一。刘明慧说,这项“既费眼又费脖子”的工作要求雕刻师在显微镜下长时间专注操作,灯光及钢板的反光对雕刻师的视力损害很大。此外,要在钢板上刻下深浅不一的线条,需要从肩到手“全链条”用力,肩酸臂痛也是常事。出于健康考虑,一般每工作1小时就要休息一会儿,如果刻“上瘾”,也就忘记休息这回事了。

从工作量来看,一位专业雕刻师工作一整天或许只刻出几条线,但这绝非一日之功。笔者盯着灯光下的显微镜体验了短短几分钟,便已感到眼睛酸胀,专业雕刻师的辛苦可见一斑。

理性在前,实现“语言”融合

周令钊先生设计的《戊戌年》特种邮票图稿受到了社会各界特别是集邮爱好者的关注,经过层层遴选以及周令钊先生的最终选定,原艺珊、刘明慧在设计稿的竞选中脱颖而出,成为《戊戌年》特种邮票的雕刻作者。周令钊先生对她们的艺术表现力给予了肯定和认可,然而,如何在短时间内运用版画中点线、黑白的“语言”,充分表现国画中色彩、晕染等手法,成为她们需要面对的一道“命题作文”,在“语言”融合的过程中也经历了不断沟通、不断修改的过程。

谈及雕刻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部分,两位雕刻师各抒己见,达到画作与雕刻的统一是她们一致的看法。

回忆创作过程,原艺珊认为狗的绒毛雕刻起来有些难度。她说:“成年的狗,它的毛相对来说要稍微硬一点,线条就需要直线、长度略长;小狗的毛细软一些,有毛茸茸的感觉,就会用弯曲的、短一些的线条。”就第一枚邮票来说,雕刻布线凸显了写实风格,狗毛的纹理方向都趋近于自然。第二枚邮票中小狗的形象源于周令钊先生的儿时经历,原画里墨的晕染采用了很多艺术手段,不太容易表现。雕刻时,在这个地方下了些功夫,母狗色调浅,身上用点表现,不抢小狗的“风头”,同时突出了母狗望向小狗的眼神。“轮廓线的处理是具有装饰性的,也使邮票中狗的形象更加清晰和丰满。”

刘明慧觉得,在鼻子、耳朵等细节上的修改使图稿得到了一次次的完善。她说,如果细心观察会发现狗的鼻子总是湿润的,需要用点和线的排列来体现湿润的感觉。眼神的交流需要用心揣摩。此外,在不改变外轮廓线的前提下,依据动物的生长规律多次调整耳朵部分的线条形态,使画面中狗的耳朵竖立起来,凸显它的机警。

如果说艺术家挥毫泼墨的一次感性的创作,那么,以画作为蓝本的雕刻则可称为一次理性的再创作。刘明慧说:“我们的工作更多的是理性在前、感性在后,需要提前分析线条的走向、布局,完成雕刻,用线条表达我们对于画作的理解,进而表达出周老想要表达的感觉。”

力求创新,传承文化精髓

(图为雕刻师在钢板上雕刻邮票母版)

对原艺珊与刘明慧来说,在雕刻过程中的每一次的修改与调整,都是深入学习和研究周令钊先生画作与艺术风格的过程。在没有颜色的雕刻打样图稿上,精炼的线条将《戊戌年》特种邮票中狗的形象勾勒得栩栩如生,让人不禁感慨,邮票雕刻师和邮票设计师一起,为这套邮票注入了鲜活灵动的气息。

在这场设计新锐与百岁老人的对话中,周令钊先生数十年笔耕不辍的创作热情、对生活的理解以及他笔下经典的生肖狗形象,每根线条、每块用色都蕴涵意趣,令两位雕刻师颇为叹服。艺术源于生活,由此也给年轻一代设计师以启示:要认真对待生活,勤于观察和积累,通过画笔、刻刀加以雕琢描绘,将历史和文化浓缩于方寸之间,用艺术语言展现和挖掘生活之美。

在采访接近尾声时,“如何在邮票中展现传统文化与现代艺术的交汇融合”的话题引起了热烈讨论。原艺珊、刘明慧均曾师从欧洲邮票雕刻大师马丁·莫克,她们认为,这是几代邮票设计者都在探讨和研究的问题,在邮票设计、邮票雕刻中,可以借鉴西方美学的方式,透过邮票这个载体进行诠释和传播,表达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内涵和智慧精髓。

两位雕刻师同时还表示,邮票雕刻体现了工匠精神,也急需更多具备工匠精神的从业者为之努力。“前辈雕刻师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值得我们学习。在各种信息、知识扑面而来的今天,我们也愿意沉下心来多学、多做,在积累的同时有所创新,把文化传承、技艺传承的东西做好,相信邮票雕刻未来会有更好的发展前景。”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