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融入生命中的爱——纪念父亲逝世30周年

2018-07-26  
来源:《江苏集邮》

2018年,是我敬爱的父亲诞生110周年、逝世30周年。父亲马任全是中国著名集邮家、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第一届理事会副会长。许多集邮文章提到集邮家马任全总要写到他捐献的“红印花小字当壹圆”旧票的事,或者提及这枚中国古典珍邮时总要提到马任全。对我们子女而言,我们感受到的是父亲融入生命中的爱,他热爱祖国、热爱工作、热爱集邮,慈爱子女。

“文革”结束后,集邮活动开始恢复。父亲于1980年9月2日以上海市长宁区政协委员身份通过全国政协委员倪家玺和陈珊铭向全国政协提交一份关于尽快成立全国集邮协会的议案(图1)。父亲在该议案上写有“如不以只争朝夕的精神,争分夺秒的速度,抓紧进行,恐将难以如期报名”语句,可见心情的迫切。这里所说的“报名”是指报名加入国际集邮联合会。也就是说,父亲期望1980年当年成立全国性的集邮组织的同时,报名加入国际集邮联。而父亲提交这份议案的几个原因之一,就是他从一份资料上看到我国台湾省五个地区性集邮组织已联合组成一个总的集邮组织,并已具函向设在比利时的国际集邮联合会报名参加,但要待该联合会在1980年12月召开会员大会时提出通过,父亲为此事相当忧虑,他担心如有不慎,别有用心的人会制造“两个中国”事件。通过此事,我再次看到了父亲的爱国情怀。

 (图1)

父亲从上海沪江大学化学系毕业后,进入爷爷的顺昌石粉厂任营业经理,后任厂长,先后去过日本、印尼、新加坡、美国等地考察,引进先进技术,推广产品销路;由于父亲的积极开拓、勤奋努力,使之成为远东最大的石粉厂之一。上世纪四十年代父亲以1000美元重金购进“红印花小字当壹圆”旧票后,又得知另一集邮家手中还有枚“红印花小字当壹圆”新票,也是存世稀少的珍品,在陈志川襄助之下,购得此票,成为集邮史上能同时收藏有新、旧“红印花小字当壹圆”邮票唯一的集邮家。

1981年中国邮票博物馆成立后,父亲得知博物馆尚未收存新中国邮票实寄封,又作了再次捐献。父亲捐献的新中国邮票实寄首日封专集和1945年解放新疆塔城时发行的手盖票10枚,都是国家邮票档案资料中所缺少的。体现了“凡是国家没有而我有收藏的,都愿捐献”的爱国心愿。1982年3月,邮电部在上海文艺会堂为父亲捐献邮品举办了“邮电部授奖大会”(图2);会上,上海市委副书记陈沂同志号召集邮界向“爱国集邮家马任全学习”,图3是上海市委副书记陈沂与父亲握手致意。

 (图2)

 (图3)

1973年,父亲退休后,仍不辞辛劳,义务为上海市化工公司翻译数十万字的科技情报资料,撰写《矿石原料的识别和应用》;作为长宁区政协委员,他还积极参政议政,为发展长宁、振兴中华提出意见和建议。“文革”后,集邮活动得以恢复,父亲就积极参与到全国集邮组织建立和开展集邮活动之中,并继续收集各时期的中国邮票。他全身心投入集邮活动同时,对《中国邮票图鉴》进行了中英文版的重编,并为了出版该书付出了大量心血。

父亲十分关心子女成长,并且非常支持子女的集邮活动,他的慈父形象常常在我脑海浮现,图4中,桌子上放着几本集邮册,父亲手拿摄子,我敬爱的母亲,还有大哥、三哥和我以及一位侄女围坐在他的身边,听着他讲解集邮知识,温馨而其乐融融。图5是父亲在1987年11月写给我的信,讲的就是集邮的问题。全文如下:

佑璋:我现在整理我的邮票,因为多少年来多次分开,散乱已极。我原应历历如数家珍,现在已面目生疏,优劣不分。故须稍下工夫。在整理中产生一种打算,要儿辈子女媳婿各尽所能整理出一部邮集,参加国际邮展,不希望得金奖,能得镀金或银奖即可,其中如:

解放区  华北

解放区  华东

解放区  东北

解放区  西北、西南、中南、华南合集

解放区  旧票集

早  期  清代集,新票、旧票

民国集,新票

民国集,旧票

新中国  纪、特,旧票集

新中国  纪、特,新票集……

以上虽非至高品,均尚可观。解放区票一向处在插票簿中,此番已移上贴片,已根据北京将出的解放区票目录的编号(我已有油印本);早期票将根据图鉴新编本的编号。

此事当然要化一番心血和工夫,儿辈中不是多能自己做,要有若干人出些力,但不限时间,故仍能办到,我也还能出些力。

目今的需要是要贴片,故你在南京上次给我买的一百张,现在还有否?如有可再买一百张。

(图4)

(图5)

父亲的晚年,为集邮而忙碌、奔波,他心里装着国家的集邮事业,也关爱着子女的集邮。图6是他给我的另一封信。内容如下:

佑璋:

来信收到。区票展览已须准备。现将杨目寄你一本(我有多册),你可得暇研读之。展出何票,须从长计划。看来我也须参展,如何对待,现无眉目。

你或可展出毛像区票,但不能是全豹,因贵票甚多。如为了示范示意作用,每种每套各有若干枚,已非易事。我尚可助你,这样展品如何定名须加斟酌。

闻广州春节拍卖成绩甚好,常增书供献红印花大壹圆一枚拍款修长城,结果拍得820元,得主再行捐献,第二次又拍得830元,两次共得1650元。该票现在最高市价约为400元。闻无锡拍卖也告成功。

你常喉痛应注意就医服药,含片是对症药可常备。

(图6)

父亲的封封信函(图7)以及留给我的其他资料,无不流露出对晚辈的深切关怀和期望,对集邮事业能后继有人的迫切愿望。上世纪八十年代,正处于改革开放初期,早先被禁固的心智还不能尽情释放,因此文字难免有今天难以理解的成份,但字里行间对祖国的热爱,对子女的慈爱力透纸背。

(图7)

晃然间,父亲离开我们30年了,我国改革开放也已四十周年,数十年来,国家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的集邮水平也今非昔比,在世界上获得金奖的邮集也越来越多。父亲在天之灵,看到他热爱的祖国有如此变化,中国的集邮有如此发展,他一定会感到欣慰的。(马佑璋)


作者简介:

马佑璋,1939年11月出生于上海,祖藉江苏常州。1962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1999年退休前在工程设计行业工作,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业余爱好集邮,1988年荣获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首批国家级邮展评审员称号,2003年荣获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首批会士称号。现为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常务理事,江苏省集邮协会副会长。传承父亲马任全的集邮业绩,2009年修订出版《中国邮票图鉴》,曾荣获国际邮展大银奖。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