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我的雕刻情缘

2018-07-27  
来源:中国集邮报

导语:雕刻只是一种艺术语言、一种技法,真正决定邮票雕刻水平高低的,是对原作的充分理解和一个人的艺术审美及修养。什么样的题材最适合用雕刻语言表现,哪一种雕刻布线方式更适合这个题材,只有真正懂雕刻的内行才知道——邮票雕刻绝不是几笔线条那么简单,它是几代人几十年在传承理论和实践奋斗中的结合体。

结 缘

我出生于北京,从小受家庭熏陶,学习绘画对我来说似乎是一条再正确不过的道路。

从8岁开始学画,素描、色彩、油画伴随着我成长,直到22岁那一年,我从未想过手中柔软的画笔会被坚硬的钢刀所替代,走上邮票雕刻的道路,好像在冥冥之中已有安排。

1995年,邮票印制局设计室为储备雕刻专业人才,设计室主任许彦博老师到中央美术学院及附中挑选学生,预备培养雕刻人才,我有幸成为学校推荐的合适人选。当年邮票印制局还在北京和平门,我拿着自己的作品到邮票印制局图稿部面试。领导和老师们觉得我的素描基本功很扎实,绘画造型能力也很强,非常符合邮票雕刻专业的要求;而我本身对邮票也感觉既神秘,又憧憬,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那时候,姜伟杰、呼振源、阎炳武和李庆发是当时全国仅有的四位邮票雕刻家,他们都已到不惑之年。由于历史原因,二三十岁的青年雕刻师还没有。何其幸运,我一入行就师从《庚申年》“猴票”雕刻者姜伟杰老师,成为他唯一的学生。更幸运的是,其余三位雕刻老师也将我视为自己的学生,毫无保留地传授技艺。

四位老师风格迥异,有雕刻技法传统、严谨的,有相对灵活、现代的,也有写实派风格的;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不仅在专业和技法上对我进行启迪和教授,在生活和思想上也非常关心我。

进入邮票印制局图稿部的第二年,我得了阑尾炎,反复几次一直没有确诊。有一天,我在单位急性发作,当时只有呼振源老师和阎炳武老师在单位,阎老师把我从没有电梯的六层办公室背下来,跟呼老师一起把我护送到北医三院。手术过程中,姜伟杰老师从头到尾一直在安慰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的母亲。李庆发老师平时在生活中是一位粗线条的男士,但因为手术后我只能吃半流食,他竟然亲自下厨给我做了菜粥送到医院,我还清楚地记得粥里的青菜切得特别碎。住院期间,几位老师经常来看我,全程给我鼓励和安慰,令初来乍到的我,深深感受到了老雕刻家们父爱般的温暖,也迅速融入了这个陌生的行业。

雕刻跟绘画不同,邮票雕刻是属于版画范畴的一种特殊技法,它起源于西方,至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雕刻所用的工具是钢针、钢刀和钢板,我的学习就是从熟悉雕刻工具、了解工序、打磨刀条和钢板、划玻璃纸开始的。最初的手工雕刻邮票是要在钢板上,通过放大镜进行邮票原大雕刻。通俗地说,就是直接在钢板上画画,而且是邮票原大画幅,那种精细程度可想而知。

邮票雕刻是技术与艺术结合的特殊专业,二者缺一不可。首先,从艺术性来说,绘画审美修养和素描功底是重中之重;其次,从技法上来说,钢刀、钢板相当于笔和纸,但又不同于普通的笔和纸。用笔和纸作画可以拿橡皮擦掉修改,油画可以一层覆盖一层地往上画,国画写意一蹴而就……实在画得不好揉了重来。而邮票手工雕刻却是不可修改的过程,只要刻错或刻跑了一刀,这块钢板就等于废了,一切都要从头再来。因此,绘画的功底、手上的针刀功夫、手脑的配合和前期的设计布线,每一道程序都需要一丝不苟,同时,思想集中、不能有丝毫杂念尤为重要。当时我自己都不确定是否可以坚持下来、学有所成。

一个点、一条线可能由数十刀组成。邮票雕刻中,线条的光滑度至关重要,直线要很硬、很挺,曲线要很柔、很圆,虽然只是看起来简单的形状,但若要通过钢刀在钢板上刻画出来,却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功夫才能体现出来。所以培养一位雕刻师,至少需要五到十年时间才能够独立工作。我也是在进入雕刻室五年之后,才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处女作,这套作品可以说是我雕刻生涯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启 程

2000年发行的《芜湖长江大桥》是我独立设计和雕刻的第一套邮票作品,从此,中国有了女邮票雕刻师。

一个从校门步入邮门的年轻人,在邮票雕刻这条道路上刚刚学习了五年,心中自然会有很多忐忑和不自信。从邮票编辑那里接到选题任务后,我就开始思考如何表现当年跨度位居全国第一的斜拉索大桥的宏伟气势。由于编辑提供的资料只是一些大桥效果图,我们便亲自到安徽芜湖实地考察取景;因为设计时间有限,只能在尚未建成的大桥上寻找一些效果好的角度记录下来。在设计草图的过程中,我运用素描形式画了一些构图,但要想在邮票图稿方案竞争中取胜,我感到这种形式没有很大的优势。不过运用雕刻线条表现倒是与大桥的宏伟气势很贴切,如果把雕刻布线的画稿直接雕刻到钢板上,用雕刻原版打样参加评选竞争,岂不是一次创新尝试!这一想法得到了邮票图稿部领导和老师的认可与支持。经过一个多月的创作雕刻,原版打样终于出炉,效果非常精细耐看,很接近邮票实物,果然让评委专家们眼前一亮,我提交的方案顺利入选。这套邮票的诞生给了我很大信心,也使我形成了此后一直坚持的观点——雕刻师自己设计、自己雕刻的作品更能充分发挥雕刻语言的艺术魅力,在此也衷心地感谢鼓励、支持我的各位领导和老师。

同年发行的《古代思想家》邮票,由我与四位老师共同完成雕刻任务,邮票1套6枚,其中第6枚“荀子”出自我手。记得当年我与老师们一起到设计者袁熙坤老师家中拜访,商讨雕刻一事。由于每位雕刻者都有自己的创作风格,但要在一套邮票中统一这些风格,难度较大,大家需要收敛艺术个性,寻求雕刻点线的共性,既要忠实于原作,又要在原作的基础上高度提炼,把水墨形式的原作运用雕刻点线的艺术形式再创作出来。作为一名女性,在雕刻手法上难免会薄弱一些,线条柔细有余,硬挺不足,所以我在此后的练习中,着重训练自己的刀法,力求达到柔中带刚的厚重感。在这套邮票雕刻的实践中,我也深深体会到邮票雕刻需要技法与艺术的结合。在这一刻我也开始思考:怎样把扎实的素描功底融入雕刻技法中去?这是一个长期训练、领悟的重要课题,这套邮票算是我向四位老师学习邮票雕刻的毕业答卷。

此后,我又跟着老师们一起雕刻了许多雕刻版邮票,如《青城山》《皖南古村落——西递、宏村》《长臂猿》等,其中印象最深的是2003年12月13日发行的《东周青铜器》,我负责了全套8枚中的“莲鹤方壶”和“曾侯乙匜”两枚,全部手工雕刻。

“莲鹤方壶”的器形纹饰很美也很复杂,但我认为青铜器邮票更适合运用雕刻手段来表现器物的硬度和质感,在布线的过程中,我反复请老师们提各种意见,仍感觉线条有一些稚嫩、不完美的地方。在雕刻“曾侯乙匜”的时候,我认真总结了前一枚的经验,无论是布线还是刀功,甚至在整体的素描关系处理上,我都明显感觉到了自己水平的提升。

接下来,姜伟杰老师指导我雕刻了第二轮生肖邮票中的《壬午年》第2枚的书法“马”字,第1枚的泥塑则由李庆发老师雕刻。通过这枚邮票的雕刻,我进一步了解了线条的粗细变化及交叉线的角度在书法字体中的运用,掌握了药水腐蚀和刀功的结合。现在回想起来,心里充满了浓浓的感恩和暖意,这枚邮票里蕴含着我在艺术院校学习中难以体会到的师生情谊。

提升在循序渐进、潜移默化中发生,但我始终没有让自己特别满意的作品。

随着时间的流转,手工雕刻逐渐被机雕所代替。

飞 跃

2016年是我在雕刻生涯中有了质的飞跃的一年,当然这一年也是我最艰苦的一年。这一年我诞生了两套邮票雕刻作品,分别是《中国古镇(二)》和《长城》。通过方案竞争,《中国古镇(二)》全套6枚邮票和《长城》全套9枚邮票,全部由我一人独立完成雕刻布线。

有些小遗憾的是,《中国古镇(二)》并未采用我设计的原稿,该票采用的设计稿的原作者是一位上海画家,他采用了钢笔淡彩的表现形式,色彩比较艳丽明快,手法又相对轻松,有一点写意的感觉。如何用雕刻语言来表现原作并进行再创作,这对雕刻师来说是很重要的。

再创作的难度在《长城》这套邮票中达到了巅峰,不得不说,雕刻这套邮票的难度和强度之大,是我目前遇到的最大的一次挑战。

《长城》是“中国邮票长卷三部曲”之一,长卷邮票往往都用9枚邮票连印的长卷形式来表现,只是另两套长卷邮票《长江》和《黄河》都未采用雕刻版的形式。

一开始,雕刻室用两套方案竞争的方式选择雕刻师,一套雕刻方案来自雕刻班的学生,几个人共同合作这套邮票,另一套雕刻方案是我一个人来完成这9枚票的雕刻布线,看哪个效果更佳。最后,一个人的理解和表现方法,使得画面的统一与和谐占据了优势,我被委以重任,独立完成整套邮票的雕刻。

困难还在后面。

《长城》邮票的设计者许仁龙老师,曾经是中央美术学院的中国画老师,人民大会堂会客厅的《万里长城》图就出自许仁龙老师之手。邮票原作的表现方式是中国重彩,画面的层次非常丰富,颜色厚重,气势很强,但是我要怎么用点、线的语言来表现出来,而且是在那么小的票面上呈现呢?这种再创作的过程真的很艰辛。

若要高度提炼如此宏大的气势和场面,必须用减法。首先,要让人在画面中一目了然地看到整体长城的脉络;其次,要删减层峦起伏的山脉,缩减到小小邮票的方寸之间。在此过程中,关于近景、远景、中景的层次变化以及黑、白、灰的色彩深浅变化,我跟许老师反复沟通多次后才得以确定。

其中第4枚,表现的是八达岭长城的景色,主体的前景是松树、长城的烽火台和比较清晰的城墙,应该用什么样的线条来表现明暗关系,表现前景、中景,尤其是中国水墨画那种参差的感觉?经过反复推敲,我把松树的质感、城墙砖的硬度和远处山脉起伏的层次关系,用不同的点、线,甚至大点、小点、长点、圆点的有机结合,最终表现了出来。

每次我画正式稿之前,都会将布线稿画出来传给原作者看,原作者觉得哪个地方没有充分体现出他的画意,或者需要加以强调,再反馈给我。许仁龙老师身体不好,尤其到了最后邮票打样的时候,腰椎疼得厉害,但每一次,即使拄着拐杖,他也要拖着病体让儿子开车带他来我办公室。所有人为这套邮票付出的艰辛和汗水,最终毫无保留地倾注在邮票上。在此也感谢领导在这套邮票创作过程中给予我的认可和厚爱。

当然,对这套邮票,我依然有一点小遗憾,比如雕刻的厚重感和胶印颜色的套印还可以结合得更完美一些。我感觉《长城》邮票的胶印颜色过于浓重了,减弱了雕刻线条的艺术魅力,如果时光可以倒流,还有机会重新雕刻这套邮票的话,应该要比当时的效果更好吧。

由于规定交稿时间有限,我仅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就画出9枚邮票的六倍雕刻布线稿,可以说是不分昼夜、片刻未休,真的是靠着一种 “万里长城永不倒”的精神硬撑了下来。

雕刻师在设计作品之初,首先就应考虑作品怎样更适合雕刻以及雕刻与后面的颜色套印如何结合、怎么突出雕刻版邮票的价值……只有当绘画、设计、雕刻融为一体时,一套完美的雕刻版邮票才能呈现出来。

设 计

艺术是相通的,不仅雕刻,无论是国画、油画、版画、书法等艺术形式,还是大自然中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我不竭艺术生命的源泉,我对邮票设计同样抱有很大的热情。邮票图稿设计方案的评选过程更是竞争激烈,能中选一套邮票,是每一位设计师自身价值的体现。从业以来,我虽然设计了一些纪特邮票,但心中还略感遗憾。

(以上组图为未采用作品)

如果说《芜湖长江大桥》是对我基本功的一个检验,那么《世界读书日》和《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则是我自己比较认可的设计作品。纯设计类的题材是最难把握的,设计的第一步一定是寻找灵感。之前没有网络的时代,我们会在资料室中翻阅一些中外邮票和设计类的书籍去寻找灵感,如今借助电脑和网络,资料的获取和借鉴就更加便捷。但想设计得更时尚、更有新意,就需要自身艺术修养的提高和在创作过程中反复勾画草图。有时灵感会在睡梦中迸发,需要马上起身用笔记下符号。

学习油画的经历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作品的风格,如果没有绘画的能力,后面的事也绝对做不好,一味依葫芦画瓢,画面会没有厚重感,也没有灵气。设计《世界读书日》邮票时,我想到了书和钥匙的造型,书籍是打开人类智慧的钥匙,但要如何把几个元素有机地结合起来,让人眼前一亮,就需要考验创作者的艺术品位了。设计师艺术素养的日常锻炼和提升极为重要,极简才是最高级的设计。

在设计《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时,我知道,想把这套邮票设计出新意来,就不能局限于人民大会堂、华表、红旗等惯用元素。用什么代表“全国人民”?我想到了剪影形象的人——一男一女,用两个年轻的剪影来代表蒸蒸日上的朝气。具体做起来,还要靠原创画出人物形象。表现人物时,我先找了一些心目中好看的模特画下来,剪影式的男、女要用侧面来表现,因为只有从侧面角度,五官的曲线才能表现出男性的阳刚和女性的柔美,这些都要在画面上一目了然地呈现出来。如此,才最终为集邮者奉献了一套有些与众不同的邮票。

坚 守

在四位老雕刻家的指导和陪伴下,我始终坚守在雕刻岗位上。12年之后的2007年,终于有新人加入雕刻队伍,但邮票雕刻仍然处于人才短缺的状态。直到2012年,我从事邮票雕刻整整17年后,邮票印制局和邮票发行部的领导们抓住机遇,邀请了丹麦国际雕刻大师马丁•莫克前来指导,同时招收一批新人,组成了一个雕刻班。雕刻班中,从最开始一起培训的10个人,到现在专门从事雕刻的6个人。

在马丁先生培训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了解和掌握了西方邮票雕刻的工具和技法。由于文化历史的差异,虽然东西方的雕刻艺术有各自的风采,但艺术领域的理解和表现手法是相通、相融的。一幅雕刻作品,究竟怎样的点线经营才是最完美、最贴切的,其答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们应该取长补短,精益求精。人的一生能够从事一件工作,并把它传承下去,是一种情怀,更是一份幸福,这种工匠精神值得发扬光大!为此我也体会到了“独行侠”的艰辛和集体团结奋斗的力量。

艺术是一个不断进取、不断学习探索的过程。邮票雕刻需要传承与发展,不光是专业技法,更要与时俱进,汲取更多的艺术养分,它将是一项任重道远的事业。即使是现在,已退休多年的姜伟杰老师依然表示,他还需要不断地探索和提升,我深受启迪和感动。我平时除了画钢笔画,还写小楷,这些都是为了练习笔头上的功夫,同时也修心性。设计本来就是一份安静的工作,雕刻尤其要静中取静,而且要甘于寂寞,因为浮躁必定会体现在作品里,愿我心中一直保存那份纯净和淡然。(郝 欧)

作者简介:

郝 欧,生于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位女邮票雕刻师。1995年进入邮电部邮票印制局邮票设计室工作,现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邮票印制局专职邮票雕刻、设计师。师从邮票界国际雕刻大师姜伟杰,马丁•默克等诸位导师。中国艺术摄影协会会员,中国国家机关书画协会会员。

主要设计雕刻邮票作品:《芜湖长江大桥》、《青城山》、《古代思想家》、《东周青铜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世界读书日》 《第一次全国经济普查》、《沙坡头自然保护区》、《雕塑——麒麟仙女》、《江门小鸟天堂》、《九鲤湖瀑布》、《安平桥》、《乐山大佛》、《黄龙五彩池》、《抗美援朝纪念馆》、《孔府,孔庙,孔林》、熊猫邮票发行五十周年纪念雕刻封、《灵秀湖北》风光雕刻封、《青岛印记》古建筑明信片、马年,羊年生肖邮票雕刻封等。

2011年受国家税务总局委托,为其设计《北京园林》中国印花税票。2014年受奥兰群岛邮政委托,为其设计雕刻《奥兰羊》邮票小全张(团队合作)。2016年设计《2016唐山世界园艺博览会》邮票、 《四川大学建校一百二十周年》邮票,雕刻《中国古镇(二)》邮票、 《长城》邮票等。2017年雕刻《丁酉年》生肖鸡票(合作)、《恐龙》邮票第一枚“青岛龙”。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