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134玩邮

2018-12-11  
来源:中国邮政网

  对于集邮,各有各的玩法。如果参加竞赛级邮展,必然要按规则制作邮集。但如果自己玩,还是“条条大路通罗马”的。我就是一个不太爱受规则束缚的集邮者——喜欢自己玩。

  我的集邮缘起舅舅。记得20个世纪60年代,我七八岁时,有一回跟妈妈到外婆家,看见舅舅的玻璃台下压着一枚色彩鲜艳的《金鱼》邮票,立刻着了迷,缠着舅舅软磨硬泡地讨来了。结果还没高兴几天,又被“小气”的舅舅给“弄”回去了。但经过“几个回合”,该邮票还是到了我手上。后来才知道,这枚非常受欢迎的《金鱼》邮票就出自我国著名邮票设计大师孙传哲先生之手。应该说,真正开启我集邮兴趣的是孙传哲先生。

  说起我喜欢集邮,应该还与自己喜欢文学有关。20世纪80年代,我还是一个“文学青年”,与一帮广东梅州“文青”组织了“寸草文学社”舞文弄墨(《羊城晚报》还报道过“寸草文学社”)。1982年,我发表了第一篇文学作品《金鱼》,就是受孙传哲先生笔下的“金鱼”所启发。而我的文学与集邮结合的成果,就是从1988年,我开始收集现当代文学家五六百人的书信、签名卡片,包括巴金、冰心、钱钟书、季羡林等名家。现在听起来近乎天方夜谭的行为,却在那个年代得以实现。当时,我将自己的诗歌、寓言、小说、散文等作品寄给赫赫有名的文学大家们指正,并请求给予“签名、题字、盖章”。在随信寄去的每一个签名卡片上,都贴上一枚中国艺术节的邮票——上面红底洒金、宋代书法大家米芾的一个行书字“艺”。现在回想起众多文学家无私地给我这个无名小辈签名,还真应该感激那个年代人与人关系的简单、纯朴以及我的“胆大包天”。

  1989年7月,我从广东省梅县财政局工作调动到深圳市南头区计划统计局,那年,我正好28岁。由于喜欢集邮,很快融入深圳市集邮协会。南头与蛇口又互为“邻居”,我很快又与蛇口邮友打成一片。或许我喜欢舞文弄墨,1990年我又被《集邮报》聘为特约记者,从此走上了写作集邮文章的道路。

  1992年,孙传哲先生来深圳举办邮票设计作品展,我采访并与名师结缘。随后我在深圳发起成立了“孙传哲邮票设计研究会”。该研究会的成立,打破了我国集邮界、甚至世界集邮史上长期以邮资票品为研究对象的局面,创新出以“著名邮票设计家”为研究课题的新思路,受到集邮界的高度评价。在往后的几年时间里,年近80岁的设计大师经常与我书信来往,其中一封亲笔信写了4000来字,特别谈及设计原稿的尺寸是邮票的6倍之大,且邮票设计得注意线条粗细。老人家还专门为我的结婚纪念封绘制了两朵玫瑰花。

  2002年至今,在长达近20年的时间里,我编组出一部130多页贴片“吴巍简帛书法大事记”邮集,记录了吴巍先生从默默无闻的书法家到成为我国著名简帛书法大家的成长历史。2007年3月21日,深圳市政府确定筹建创新型大学——“南方科技大学”。我开始用实寄明信片、封,照片、剪报等形式,实录了南科大从筹建、创办到开办的全过程。至今,我编组出150个贴片的《聚集南科大》邮集两次应邀参加南科大开校庆典,并成功策划了“南方科技大学首届集邮展览”。2009年2月16日,我被深圳市南山区委区政府抽调到南科大拆迁指挥部工作3年,我又以邮资明信片作为“日记”, 3年时间成就了我1千多枚邮资明信片的《拆迁日记》邮集,成为不可多得的高等教育改革史和城市建设变迁史,让人们通过我的邮集看到了南科大的“前世今生”。在南科大创办校长朱清时先生即将离任南科大校长前夕,我编组了一部110页贴片的“朱清时先生与南科大”邮集赠送给朱校长,作为深圳邮人对他的尊敬。同时,在征得到朱校长的同意后,我赠送了人文类的外国文学名著、书画类和集邮类图书2300本给南科大,成为该校第5个赠书人。

  2013年8月,我第一次成功策划了“光明之夏——邮乐同行集邮展览”;2016年12月,策划组织了“红色春秋——纪念中国工农红军胜利80周年集邮展”,并将用300多枚宣纸信封制作的中国画“长征”历史,编组成邮集参与展出。2017年9月17日,我应邀参与策划、组织了《“科学文化展”暨“科技创新”邮票首发式》活动。该活动占地1200平方米,展出内容有“科技书法”“科技集邮”“红色经典电影海报”和“科技连环画”等。展览期间,我征得国际邮展评审员、广东省集邮协会副会长孙海平先生同意,并请他与市邮协理事张飞龙等人共同对展出邮集进行评审。本次由政府部门主导的邮展评审,成功地打破了目前全国竞赛级邮展评选均由各级集邮协会主导的先例;创新了我国集邮界没有举办过“科技集邮展”的先例。同时,又突破了我国书法界没有举办过专场“科技书法展”的先例。《科学文化展》举办一周,参观者就高达两万多人,该活动得到了新华社、央广网等中央媒体的关注,以及广东电视台、《集邮》杂志、《中国集邮报》《深圳商报》、南山电视台、《南粤集邮》《集邮报》等近200家媒体的报道。

  邮票是百科全书,集邮是文化的、历史的、多彩的。由于20世纪没有那么多动漫、电玩之类的游戏,喜欢集邮的人比较多。在深圳市南山区政府,邮迷就有近百位,每年我都要为大家订100多本邮票年册,并组织大家集中讨论、编组邮集参加各级邮展。

  我从1989年到深圳工作的30年来,不但坚持参加省、市协会集邮活动,作为省邮协学术委员,还坚持参与省邮协历年的集邮论文征文活动,屡次荣获二等奖。同时,充分发挥自己的长处,积极采写邮票设计家、集邮家、集邮活动、新邮评论和邮票投资等集邮稿件。至今,已在央广网、《集邮》杂志、《中国集邮报》报刊和网络媒体发表集邮文章30多万字,拍摄集邮活动照片近5000张。

  集邮人是简单的、平和的,虽然没有赫赫成就,但他们是快乐的、成功的。正如1988年文学大家冰心老人给我的题词中写到的:“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深圳 陈健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