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试论中国人民邮电事业的创始——苏区交通

——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

2017-11-29  

【内容提要】 苏区交通,是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按照“八七会议”决议---建立交通网的要求,在创建工农武装、开展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苏维埃政权和革命根据地中所开展的一项重要工作。它对于保障中国工农红军军事斗争的胜利,巩固和发展苏区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事业的发展,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同时,也开启了中国人民邮电事业的先河。

【关键词】人民邮电  创始  苏区交通

1948年12月20日,时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毛泽东,在为《人民邮电》报创刊题写报头时,很是肯定地连续三次书写了同名的“人民邮电” 题词(图一),这应该是中共最高领导人对中国共产党创立、建设的人民通信与邮政工作作出的最为精辟、科学的命名和界定。这一名称和定义的确定,对于我们全面地看待中国共产党创立、建设的苏区通信与赤色邮政以及以后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通信与邮政的发展历史,准确地理解和把握苏区交通创建的意义与特色,总结人民邮电所创立的辉煌业绩和宝贵历史经验,更好地继承和发扬人民邮电的精神与传统,推动新时期人民邮电的创新与发展,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而苏区交通,则是我们了解和把握人民邮电起始及其重要意义的首要。对此,笔者试就这一问题谈点浅显的学习研究体会,以求教于方家。

图1  1948年12月毛泽东为《人民邮电》报创刊的题词 (摘自中国邮政集团总公司纪念中国邮政开办120周年宣传资料)

一、目前学术界对苏区交通的几种观点

多年来,我国不少院校、集邮界的专家学者,对中国共产党创建和领导的苏区交通通信、赤色邮政等问题进行了一些研究和探讨,也发表了一些颇有见地的学术文章,这对于我们了解这段历史及其开展这方面的研究,起到了很好的推动和宣传作用,一些研究成果还被应用到了社会活动和文献资料之中。

但从另外一个方面看,我们对苏区交通一些基本的属性、内涵、所应包括的范围、以及它们相互之间的关系等问题,并没有更深的涉及和拓展,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观点:

1、有学者认为,苏区曾经出现过的交通通信、赤色邮政等不应该归属到苏区交通这一总的框架中来,因为它们各成体系,各有内容,各具特色,不能用“苏区交通” 来揽括。

2、党的“八七会议” 关于建立交通网的决议,不是苏区交通(人民邮电)的起始。一些专题论文中,很少有专家学者把党的“八七会议”提出的建立交通问题,做为苏区交通(或苏区通信,赤色邮政等)形成与发展的依据,而更多是以某一方面第一次出现的某一事件做为其起始。如认为工农红军利用第一次反“围剿”缴获的“半部电台”接收无线电讯号,认为这就是开启了苏区电讯事业;赤色邮票的发行与使用,是苏区邮政的开始等等。

3、党的“八七会议”决议提出的建立交通网,与以后苏区出现和开展的交通通信和赤色邮政等,不是一个性质类别的问题,也不具有必然的联系和指导意义,因而不能做为苏区交通创建交通工作的依据和起始,有的甚至提出“八七会议”提出建设交通网,只是一种应时的简单的部署与要求,对以后所形成的苏区交通并没有直接的影响,不能做为苏区交通的开始。

4、苏区交通的创立与毛泽东提出的“人民邮电”不是同一个概念和类型,不能把中国共产党创建、领导的苏区交通与以后提出的人民邮电联系起来,两者没有承继的关系。与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人民邮电更是没有必然联系。

5、有学者还认为,对苏区交通研究必须要有实物的印证,否则不能对有关问题的认定。而对引用和考证相关的历史文献(包括苏区工农红军机关、苏维埃政府的各种决议、法律法规、指示命令、报刊传单、亲历者的回忆、口述记录等)、包括一些敌伪档案资料、民国时期的一些报刊等,都只能做为参考,而不能做为依据,强调实证的唯一性。

6、研究中的“约定俗成”问题。一些学者认为,过去学术界和人们已经对苏区交通通信、赤色邮政所提出或基本统一的问题已形成了“约定俗成”(或称“定论”),现在又提出什么新的概念或见解,再去对其中的一些史实和概念等问题去探讨,去重新认识,没有这个必要。否则,可能会造成人们无所适从,没完没了;可能还会否定多年的研究成果,给权威性带来影响。

二、苏区交通的内涵及其特征

对苏区交通问题的探讨与研究,客观地说,我们做的还很不够,还有很多史实并没有完全挖掘出来,我们对苏区交通的重大意义认识还比较肤浅,很多很有特色与创新的理念、队伍建设、机构架构和法规制度的颁布实施,工作程序及任务分工、彰显新型人民邮电的历史经验等,并没有完全提升到理论和科学的层面。对此,要客观、准确、全面、深刻地认识苏区交通史实和其辉煌业绩,理解苏区交通如何成为人民邮电的起始,笔者认为,针对学术界存在的问题,有必要从明确基本概念开始。

首先,何谓邮电,按中国现行词典的解释,它是指邮政与电信的合称。至于面对目前国内现实中的邮电体制的变化与业务的拓展,以及一些不同国家可能对邮电动作模式不同,而对邮电的不同认识,笔者认为,至少我们中国对邮电的基本属性应该还是指邮政与电信。

人民邮电,是由毛泽东主席亲自确定,是指由中国共产党创立、领导和建设的,以服从和服务于党和政府不同历史时期的战略任务,以邮政和电信为主要工作形式,为各级管理机关、企事业单位和人民大众提供信息和相应物资传输的工具。

所谓苏区交通,从历史形成和使用的源渊来看,它是指中国共产党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依照“八七会议” 提出的正确方针,在组织党政军民开展武装斗争,建立工农政权和革命根据地,而组织开展的通信、邮政、人员护送和物资传递等工作。这其中既有分工,又是联系、互成整体。它是新型中国人民邮电的起始。

苏区交通其鲜明的特征表现在:

1、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了对苏区交通的绝对领导。创立苏区交通是在中国共产党面临危亡之时提出来的,(图二)她的提出最初就是在要为党所提出的土地革命,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秋收起义服务。这一坚定的认识和举措,是当时共产党人从血的教训中得出的,如果靠国民政府的邮政通信是绝对不行的,而必须只能是由中国共产党创立并对其实行绝对领导,才能保证党所提出的各项主张,推行的各项工作特别是军事斗争胜利的实现。这也是中国共产党从血与火的教训中得出的结论。

图2  中国共产党“八七会址” 旧址 (摘自湖北武汉市政府网)

2、苏区交通培养和造就了一支绝对忠诚于党的交通事业的战斗队伍。中国共产党创立苏区交通之初,环境是险恶的,条件是简陋的,工作是艰苦的,任务是繁重的。面对当时那样的现实状况,中国共产党在创建苏区交通过程中,始终把建设一支绝对忠诚于党的交通队伍做为了首要任务。无论是人员的选调,还是纪律的规定;也无论是政治教育与管理,还是业务技术的培训;也无论是工作的监督检查,还是各种奖惩措施的实行,无不对交通通信和赤色邮政人员提出了更高更严的要求。正是苏区交通队伍有了这些措施和保证,才使得苏区通信和邮政工作在那样的环境下,创造了极其辉煌的成绩,涌现了大批可歌可敬的英雄人物,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人民邮电的宝贵精神。

3、苏区交通促进了红军、工农政权和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建设和发展,同时也扩大了红军与苏区在国内乃至世界的影响。通过苏区交通的建设,一是使工农红军在运动战中,能较及时准确地获取敌人情报,抓住战机,统一指挥,协同作战,发挥了“耳目”和“中枢”的作用,保证了红军军事斗争任务的胜利完成;二是通过苏区交通争取到了各种后勤补给,改善了苏区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有力地支援了苏区的经济建设;三是通过赤色邮政,服务了广大工农兵群众的通信需求,同时也获取了大量有价值的文字信息;四是通过苏区交通掌握了全国乃至世界的形势变化,并通过苏区的报刊发行,宣传了红军、宣传了苏维埃政权,扩大了红军和苏区的良好影响和社会的广泛支持。

4、苏区交通创立与发展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国共产党奋斗的历史,其业绩可说是感天动地。在那样艰苦恶劣的环境下,苏区交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最初起义部队的电话队,到第一次反围剿缴获的“半部电台”,从争取解放入伍的电台技术人员,到开办无线电学校;从起义途中改造成的赤色邮局,到武装通信的建立,从开办红军战士和其家属的特别优待通信,到赤色邮票的图案设计与发行;从苏维埃共和国邮政总局的成立,到《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邮政暂行章程》的实行;从苏区的交通通信,到红军长征中的通信保证等等,这其中涉及的范围与内容,彪炳史册。所涌现的英雄人物与动人事迹,感天动地。

5、苏区交通得到了广大工农群众的积极支持与配合。如各苏区根据武装割据和经济建设的需要,就发动群众开展了修路、修桥、设渡船、树路牌、种路树、护路亭等工作。1933年4月,福建省工农民主政府提出“必经与木船工会及各群众团体经常有联系的去动员群众将桥梁道路修好,保护和多准备电话柱,对于伤病战士的运送、给养及胜利品运输等,必须把水陆交通及邮政电报健全起来。”从1932年5月至1934年上半年,全省共修筑交通干线支路三十余条,九百多公里。(图三)通信与邮政的服务,也得到了人民群众的赞誉。

图3  1934年7月瑞金城市南郊红军家属七大条件宣传墙报  (笔者摄于瑞金沙洲坝景区

6、苏区交通在创新中发展。苏区交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型人民邮电事业,它不同于旧制的交通通信。它根据初创时期苏区的政治、军事、经济建设的需要,在极端艰苦的战争环境下,凭借着广大邮电战士员工的坚定信念,不畏牺牲,勤奋工作,在不断创新中求发展,创造出了很多有特色的方法和经验,如运动通信与简易信号联系,武装护送与物资转运,地下交通与赤色邮政,特别快信与递步哨传,政治保障与监督审计等,制定的一系列法律法规,无不体现了创新的理念,突显了苏区交通的强大战斗力和生命力。

图4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苏区交通领导体系示意图

三、苏区交通的科学架构

苏区交通从1927年8月由中共的“八七会议”提出以后,到1937年9月转入抗日战争的交通通信,历时整整十

年,经历了一个由初创到逐步完善,并形成独特的体系过程。今天我们研究苏区交通,科学地架构这一体系,对于我们研究和探讨苏区交通的基本模式,机构形成、隶属关系、相关

工作内容以及联系等,有一个较为直观的了解,更重要的能使我们看到,苏区交通在发挥其职能及发展进程中,如何逐步实现其科学化、规范化、正规化的伟大实践。(图五)

图5  笔者在瑞金叶坪红军无线电总队旧址考察

图6  笔者在瑞金叶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邮政局旧址考察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这一架构是苏区交通工作实现统一后的基本模式。而在以前的交通工作,由于初创时期各分散的战略区在使用名称、管理模式、任务分配,工作先后等方面虽各有所不同,但那都是属始创初期的差异,并不影响我们对整个苏区交通性质、任务、管理等方面的基本确定。(图六)

四、系统研究苏区交通的重大意义

1、苏区交通的创立使中国共产党有了自己的新型人民通信和邮政事业。苏区交通的创建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型人民邮电事业,具有鲜明的政治性、目的性、战斗性;苏区交通它服从和服务于党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基本任务和要求。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和关怀,在一大批忠诚于党和人民交通事业工作人员的艰苦奋斗下,创造性地开展交通通信工作,建立起了以中央苏区为中心的较为完整和顺达的通信邮政网络,制订和不断完善了适合苏区特点和要求整套交通管理制度和措施,培养和造就了一批忠诚于党的交通事业的邮电管理干部和专业队伍,保证了工农红军武装斗争的胜利,促进了苏区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发展,为以后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新中国人民邮电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正如毛泽东高度评价的那样,“由于无线电的存在,纵使我们在农村的环境中,但我们在政治上却不是孤立的,我们和全国全世界的政治活动的关系是很密切的。”(图七) 

图7  苏区出版发行的《红色中华》报 (笔者摄于瑞金叶坪红色中华通讯社旧址陈列室)

2、培养和造就了一支忠干党的交通事业的邮电队伍。从第一支随南昌起义建立的电话队开始,党对交通通信队伍就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和规定,就十分强调遵守交通纪律对于邮电人员、红军部队、工作的成效等的重要性,对此,在交通队伍建设和人员的培训教育中,把强有力的政治工作,军事化管理,明细工作规程,严明奖罚措施等放在首位,这些无不对保证交通任务的完成,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这里要特别提到的是, 1930年12月底,中央苏区在第一次反“围剿”的龙岗战役中,除缴获了国民党第十八师“半部”15瓦无线电台外,还通过政治工作,争取了敌无线电电台台长王诤、刘寅等电台人员参加了工农红军队伍,担负起了工农红军无线电通信与组建通信队伍的建设任务,从而开创了我军无线电通信事业。1933年8月,由于王诤在工农红军无线电事业上的突出贡献,被中华苏维埃政府授予红星三等章。(图八)

图8  红军无线电创始人王诤、刘寅与战友合影  (笔者摄于瑞金叶坪红军无线电总队旧址陈列室)

3、创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邮电苏区精神。苏区交通创始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战争最为艰难的时期,没有一种坚定的革命信念和精神,要想实现党的各项任务是不可能的。从苏区交通的创建和发展过程来看,由于党始终坚持了对苏区交通的领导,并以坚强的思想政治工作和严格的纪律要求,保证了苏区交通队伍始终忠于党,忠于自己从事的革命事业,从而形成了自己的精神内涵,这就是“政治坚定、纪律严明、技术精明,艰苦奋斗、不怕牺牲,勇于胜利”!正是这种精神,也构成了苏区精神的一部分,是人民邮电建设与发展的宝贵财富,这对于今天我们的邮电事业同样具有很强的指导性,也是我们邮电事业发展应该坚持、继承和发扬的革命传统。

4、苏区交通开启了中国人民邮电事业的新时代。由中国共产党创建的苏区交通包括交通通信、赤色邮政和地下交通(机要通信)。它逐步形成了较为完善的科学架构。有创新规范的管理制度。有一支忠于交通事业的优秀队伍,有在革命战争所建立的丰功业绩,这些都为中国人民邮电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对以后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特别新中国的建立,进行了一次成功的预演,因此直到今天,我们都能感受得到苏区交通所带给我们的脉动。

5、苏区交通在发展中始终坚持了不断创新实践。这种创新源于中国共产党对苏区交通的绝对领导,源于苏区的战斗任务所决定的,也源于邮电人员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的信仰与追求。如动员群众开展的架桥修路,架设电杆等扩大交通网;创办红军通信学校和训练班,以解决对电讯人才的需求;开办特别快信;保护邮局,照常传递;(图九)开设“红色中华新闻社”的专用电台,(图十)传递苏区出版发行的《红色中华》、《红星报》等三十多种报刊,很好地宣传和扩大了苏区和工农红军。

图9  1936年年初贺龙率领的红军长征途中被国民政府沿河县邮政局局长所见,这是他写给省邮政局的报告 (摘自电视专题片《中国工农红军》)

五、广泛和深入研究苏区交通的几点思考

1.通过深入研究苏区交通,使我们能更好地继承和发扬苏区交通的伟大精神。苏区交通精神是伟大的苏区精神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种精神是苏区精神的一个缩影,是历经艰苦奋斗,战胜艰难困难而形成的伟大革命精神,具有强烈的时代性、民族性、先进性和首创性。2011年11月4日,时任国家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习近平在“纪念中国革命根据地创建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80周年座谈会”上指出,中央革命根据地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历史,已经成为我们党的历史和近代中国革命斗争历史非常重要的一页,是一部丰富生动的教科书,广大干部和党员应该不断从中得到教益,受到启迪,获得力量。笔者认为,这也应该成为我们深入研究苏区交通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同时也是我们研究者的一种历史责任。

2、要不断提高研究苏区交通的组织层次与领域范围。过来我们研究苏区交通大多仅限于一些院校和集邮界。虽然也取得过一些成果,但无论是影响力和重视度等方面都还很不够,宣传、应用及交流的形式还很狭窄,对此,应该要组织国家有关部门,汇同一些有影响的院校、研究机构、宣传谋体等,经常开展一些有关苏区交通问题的专题学术研讨,并将成熟和形成共识的研究成果应用到具体实际工作中去,以不断丰富和提高苏区交通的史实和其影响力。

3、作为国家邮政部门要把宣传苏区交通列入发行系列邮资票品的计划之中去,向社会广泛宣传苏区交通即人民邮电的光荣历史和伟大精神,向世界各国介绍和宣传独具特色的中国人民邮电,扩大中国人民邮电在世界的影响力。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同时也是中国人民邮电事业创办90周年。而苏区交通从诞生到1937年9月6日撤销中央工农民主政府西北办事处,成立陕甘宁边区政

府告一段落的十年零三十天的时间里,经历了波澜壮阔的土地革命战争,特别是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洗礼,创造了中国共产党创建人民邮电的无数个第一,探索和建立了较为规范的新型人民邮电体系和制度,为中国工农红军的胜利和苏维埃政权的建设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图十一)

图11  红军长征途中拍发的电报  (笔者摄于贵州遵义“遵义会议陈列馆”)

同时,也为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胜利和新中国的建立,以及新中国人民邮电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弥可宝贵的历史经验,可以说,今天人民邮电的创新与发展都源于苏区交通。

参考文献:

《中国共产党党史》(第一卷 上册)中共党史出版社 2011年第2版

《毛泽东选集》(一卷本) 人民出版社  1964年4月版

《八七会议》 中共党史资料出版  1986年10月版

《中国革命政权建设史》 宋伟明 郭渐强  山西人民出版社  1993年11月版

《中央革命根据地财政经济史长编》许毅主编 人民出版社  1982年9月版

《苏区邮电史料汇编》(上、下册)  人民邮电出版社 1988年3月版

《赤色邮政的建立和发展》许磊  安徽农业大学学报 第10卷第1期

《红军无线电通信的创建、发展及其历史作用》党史资料第30辑 

 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   1986年10版

湖南 范守平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