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红军军邮

2017-11-29  

【摘  要】  本文通过相关史料及史实从红军军邮的组织形式、红军军邮的邮资、邮路等方面对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为红军军队、红军指战员寄递邮件而组织的邮递服务进行探析,以期说明红军军邮的有关史实。

【关键词】  土地革命战争  红军  红军军事邮递服务

土地革命战争及红军

土地革命战争是指中国在1927年-1937年间,由中国国民党领导的国民政府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苏维埃政权发动的战争,此战争始于南昌起义终于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国民党称之为“剿共”,共产党称之为土地革命战争或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

1927年4月12日和7月15日,中国国民党内的蒋介石、汪精卫集团先后在上海和武汉发动反革命政变,公开背叛孙中山的国共合作政策和反帝反封建政策,血腥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大革命失败。“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蒋介石在南京建立了国民政府。

1927年8月7日,中国共产党召开“八七”会议,确定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屠杀政策的总方针,领导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建立了中国工农红军,坚持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战争。同年10月,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部队到达井冈山,建立地方武装,开展游击战争,进行土地革命,组织工农政府,创立了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点燃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星星之火,为中国革命开辟了一条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武装夺取城市的正确道路。在党中央统一部署和领导下,土地革命不断深入与扩大。1931年11月7日至20日,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召开,宣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1931年11月到1934年,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先后建立了江西、福建、闽赣、粤赣、赣南以及湘赣、闽浙赣、湘鄂赣、鄂豫皖、湘鄂西、川陕等省(图1)。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全盛时期的面积40万平方公里、3000万人口 ,主力红军284687人(号称30万主力红军) 。

军邮及红军军邮

《辞海》对军邮的表述是“军队的邮政工作。负责邮递军队内部以及军内外互寄的函件、报刊、图书资料等,有时还承办汇兑和邮寄包裹等业务。” 《中国集邮大辞典》》对军邮的解释是:军邮又称随军邮政。军事邮政的简称。专门办理军事部门和军事人员通信的邮政机构。可直属军队,也可受军队与邮政的双重领导。除固定设置外,在战争时期常随军队流动,又称战地邮政。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时期,人民邮政多兼办军邮业务。 

红军军邮,指土地革命时期为红军军队、红军指战员寄递邮件而组织的军事邮政服务机构。

红军军邮的组织形式

各级党内交通承担红军军邮服务。中国共产党自诞生之日起,就在党内建立了秘密交通。1921年中共第一次代表大会之后,茅盾(沈雁冰)便在党的总书记陈独秀的直接领导下利用其在商务印书馆编辑《小说月报》的方便作掩护,担任直属中央的联络员。1924年5月,中共中央在中央组织部之下设“交通”职务,负责发送秘密宣传品。1925年中央组织部在工作计划中,明确设一名交通干事,负责筹划秘密输送党的宣传品和函件,担任中央与各机关间及中央与各地方党委间的交通。1925年中共中央在《关于建立健全党内交通问题的通知》中指出:“这种工作(指交通通信)在组织上的重要等于人身上的血脉,血脉之流滞影响人的生死” ,秘密交通网的建立和发展对党中央加强与地方党组织的联系、领导中国革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南昌起义后,中国工农红军建立,党内交通也部分承担了红军、红军战士的信件传递。1928年6月4日《中共中央给江西省委信--关于建立专门“接头处”的指示》中要求“七、转朱毛的信,望你们随发。”  1928年6月19日《中共湖南省委给湘赣边特委及四军军委的工作决议案》中要求“以后特委与军委均须与省委建立亲密交通联系”。 1932年5月16日《中共湘赣省委动员群众积极参加大规模的革命战争的工作计划---关于整理邮政与组织临时交通队》中要求“3.在交通要道须要组织临时交通队,专门担任传达军事上的重要文件,在沿途有计划的设立交通站,…。” 从中央给省级党委的指示、省级党委给特委的工作决议、省级党委的工作计划可以看出,各级党内交通承担了红军军邮服务工作。

各级苏维埃政府交通承担红军军邮服务。1927年9月9日,毛泽东同志作为中央特派员在湘赣边界发动了秋收起义,开辟和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随着军事斗争的节节胜利及根据地的不断扩大和革命政权的建立,县、区一级政府设有交通站(处),并安排专职交通员负责县际、县内的党政军公文传递。1930年5月,闽西苏维埃政府建立交通总局, 8月,该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要求各县建立交通通信机构,并对已有机构加以整理。县相继成立了交通分局,区设立交通站,乡设立交通处,并分别刻制戳印。收藏在龙岩市博物馆的革命文物中,有当时的实寄封,上面盖有“永定县交通分局”、“永定第四区交通站”、“文溪乡政府交通处”等戳记。闽西交通总局的组织形式关系与各根据地基本相似,只是名称不尽相同,上级组织都是政府的一个委员会(部门),县设交通分局,区设(路)站,乡设交通处。1930年11月15日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曾山、江西省军事委员会主席金万帮签发《关于迅速组织军事交通站》的通告中要求“我们为着要便利军事上迅速传达捷报,故急需设立军事交通,交通站每十里设一站,设站长一人,交通四人,一切供给由乡区政。” 由此可见,军事交通站隶属于苏维埃政府。1932年4月8日福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张鼎丞、副主席阙继明、张恩垣签发《福建省苏维埃政府第四号通知---关于建立军事交通站递送军事信件》中要求“现当发展革命战争之时,军事消息亟应灵通,本政府目前派人在各地建立临时军事交通站,附属在当地赤色邮局。现因军事交通机关重要,应另成系统,不应附属赤色邮局。故本政府另派专人负责,建立军事交通站。目前所建立之临时军事交通站,应即取消,其交通员即调往军事交通站服务。该站不归赤色邮局管理,另自独立其任务,专送军事信件。其他普通信件、文件概由赤色邮局递送,该站概不负责,此通知,请多查照。” 很明显,军事交通站隶属于福建省苏维埃政府,不是赤色邮局下辖的管理部门。

红军军队内部的通讯机构承担红军军邮服务。红军各部队内均设有通讯机构,负责传递本部队内及本部队与外界的讯息。1929年12月22日《中共中央给福建省委并军委指示信---关于扩大红军的具体方针问题)》中明确要求“红军与红军的联系,此省与彼省的联系,红军与你们及中央的联系问题,…,都是必须得到具体解决的。…。在你们方面中央认为,必须与闽西红军、朱毛红军,共同设立一独立的交通网。这一交通网,可以解决红与江西或广东的联系问题,可以解决你们与红军及红军与中央的联系问题。” 中共中央要求福建红军建立独立的交通网。1932年5月4日福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张鼎丞、副主席阙继明、张恩垣签发《福建省苏维埃政府通令(第八号)---关于军事交通站之经费》“现在中央军委在各地建立军事交通站以传达军事消息,…。” 福建省苏维埃政府的通令表明,中央军委在地方建立军事交通站。

利用中华邮政为红军军邮服务。1927年10月,红军接收、改编了国民党中华邮政宁冈县龙头市邮局,使之成为在党控制下的为红色政权和红军及红军战士服务的通信机构。根据民国《江西年鉴》的记载:民国16年10月间,龙头市邮局停办。民国16年10月换成公历就是1927年10月,国共双方的史料相互验证同一史实。中国革命博物馆珍藏着时任工农革命军第四军第三十一团第一营营长的陈毅安于1927年10月27日、11月6日从龙头邮局寄出的两封家信。图2是10月27日寄李进吾的信,信封背面贴中华邮政1分帆船邮票4枚,销“江西龙头市”日戳。

各级赤色邮政组织承担红军军邮服务。1930年5月,中共赣西南特委印发邮政简章及工作大纲,年底以前,赣西南苏区大部分县区的交通机构或全部、或部分并入到新建立的赣西南赤色邮政总局。随后,闽西赤色邮政、湘赣边赤色邮政、江西赤色邮政、赣东北赤色邮政、湘鄂西赤色邮政、湘鄂赣赤色邮政、鄂豫皖赤色邮政相继建立。1932年5月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邮政总局在瑞金叶坪中石村成立。到1933年10月,中华苏维埃中央邮政总局共辖湘赣、粤赣(即赣南)、闽赣、赣东北(即闽浙赣)、江西、福建6个省局、95个县局。1932年7月17日《中共湘赣省委关于三个月工作竞赛条约给中央局的总报告---关于赤色邮政与交通工作》中报告“7.赤色邮政与交通工作,在过去邮政局是不能按时送信件送到,现在召集了一次全省的邮务会议,切实的将邮政整理并规定在红军作战时增加快班与多建立信柜。” 1932年5月1日颁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邮政暂行章程》规定“四、中央邮政总局之下,各省设立省邮政管理局,各县按地域的宽窄,军事交通的需要与否,分设甲乙两种邮局,…。”“十二、总局与管理局之邮务员、递信员,得随时派出增设新苏区之邮政,及增补有些邮局之不足者,以军事重心为转移。”“十三、管理红军信箱之邮政递信员,由总局直接津贴其伙食用费。”“四三、为便利红军战斗员指挥员寄信,红军里从团部起设红军信柜,…。”省级、国家级的邮政部门都有服务红军军邮的要求、规定。

各级苏维埃政府和红军部队、各级党内交通和红军部队、各级赤色邮政组织和红军部队联合建立通讯机构承担红军军邮服务。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在1928年5月下旬成立后,边界政府和红军部队组成联合通信站。联合通信站的职责是完成边界政府和红军部队的通信任务,同时承担干部战士家信的传递。1933年1月23日《周朱对中央的几点建议--关于军事交通与邮政合办邮所》“八、苏区军事交通应与邮政合办邮所,…。” 红军军队内部通讯机构、各级党内交通机构、各级苏维埃政府交通机构、各级赤色邮政在为红军军邮提供服务时“血肉相连”、密切相关,时合时分,或融为一体,或各自为政,共同创建了红军军邮。

红军军邮的邮资及邮路

红军军邮的邮资。各级党内交通、各级苏维埃政府交通、红军军队内部的通讯机构承担红军军邮服务时,均实行免费服务。图3是当时苏维埃政府交通机构免费寄递的实寄封。

利用中华邮政为红军军邮服务时,按照中华邮政邮资付费。陈毅安于1927年10月27日寄李进吾的信,信封背面贴中华邮政1分帆船邮票4枚,共4分,符合中华邮政外埠平信邮资,见图2。

各级赤色邮政组织承担红军军邮服务时,资费各不相同。A邮资免费。各级赤色邮政组织均对红军战士寄递的信件、衣服、包裹免费收寄。1930年10月15日上杭县苏维埃政府主席丘伯琴签发《上杭县苏维埃政府通告》:“凡投递红军衣服暂时不须粘贴邮花”。 1931年11月颁发的《中国工农红军优待条例---关于红军通信》中“红军与家属通信,由直属机关盖章,不贴邮票可寄回家。” 1932年11月20日《赣东北来沪代表涂振农的工作报告---关于交通工作情况》中“三、苏维埃工作 7、交通工作(一)设立赤色邮局,…,红军的信,可以不贴邮票,只要盖一政治部红色战士通讯处的章子,就可以通行。” 1931年颁布的《江西省苏维埃政府赤色邮政暂行章程》中“第十一章  优待红军  第三十五条  凡现役红军指挥员、战斗员及其家属,无论寄信件包裹等,均予免费之优待。 第三十六条  现役红军寄信或包裹回家者,须由该部队之政治在信件上加盖‘红军信件免贴邮票’之图章,其家属寄信寄包裹给军战士者,须当地政府加盖‘红军家属信件免贴邮票’之图章,始能得免费之优待。”图4是加盖“红军家信免贴邮票”的实寄封,图5是福建省苏区使用的免费戳记。优待红军、免费寄递的政策,县级苏维埃政府、省级苏维埃政府、苏维埃共和国均有相同或相近的政策。

B照章纳费。1931年颁布的《江西省苏维埃政府赤色邮政暂行章程》“第三十七条 红军各部队及机关寄发之信件,仍须照章缴纳邮费。”图6是红军第五军第一师贴赣西南赤色邮票16分双挂号邮资的实寄封。1932年5月1日颁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邮政暂行章程》中“廿七、剪角邮件,是限于政府,军队,或群众团体,革命机关之印刷文件,…,就地投递每封贴邮票半分,各局互寄贴邮票一分。”

C特别快信邮资。特别快信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苏维埃政权根据地的苏区邮政为配合红军“军事上便利而设立”,“是代替有线电报与长途电话”传送军事情报的一种特别业务。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赣西南赤色邮政总局、中华赤色邮政湘赣边省总局、江西省赤色邮务总局、中华苏维埃邮政总局、中华苏维埃西北邮政管理局均开办了特别快信业务。赣西南赤色邮政总局开办的特别快信业务,根据现有资料我们无法确认其资费标准。根据《赤色邮务须知》及实寄封,可以确认中华赤色邮政湘赣边省总局开办特别快信业务准确的资费标准为8分,图7。根据《赤色邮政暂行章》,可以确认江西赤省色邮务总局开办特别快信业务准确的资费标准为26分。根据《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邮政各类邮件寄费清单》、延用湘赣边省赤色邮票的实寄封,可以确认中华苏维埃邮政总局开办特别快信业务准确的资费标准为30分,图8。根据《中华苏维埃西北邮政管理局暂行章程》,可以确认中华苏维埃西北邮政管理局开办特别快信业务准确的资费标准为8分。

红军军邮邮路。因为战争,除中华邮政外,红军军队内部通讯机构、各级党内交通机构、各级苏维埃政府交通机构、各级赤色邮政为保证红军军邮邮路的畅通,邮路不是固定的,不仅仅只有一条线路可到达,应有最低二条不同的路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内务部也曾要求“多辟小路捷径。”1930年11月15日江西省苏维埃政府主席曾山、江西省军事委员会主席金万帮签发《关于迅速组织军事交通站》的通告明确要求“…急需设立军事交通,交通站每十里设一站,…。每十里,送十里,…。”通告显示,以吉安为中心建立了10条交通干线。 1932年7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副主席项英、张国焘颁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训令(第十四号)---关于战争动员与后方工作》要求“六、…对于军事交通线上之邮政局,应经常有准备的依据军事交通线的变更,…。” 就是说,赤色邮政的邮路要有变更的准备。1932年12月湘赣省苏维埃内务部部长袁惟秀、副部长雷技荣在《湘赣省苏维埃政府内务部两个月工作计划--关于整理邮局工作》中指出“一、…,必须加紧各级邮局的整理,健全军事交通路线。” 对于赤色邮局相关军事交通线路不能等同于一般邮路,要完善、要健全。1934年3月20日出版的《赤邮通讯》上有《二月份永、公、龙三县的工作》“如断绝的邮线,邮务工人尽量设法寻找小路绕山岭传达军事信件。”1934年5月30日江西邮务管理局印发的《中心县局长联席会决议--关于执行中央邮政总局“六一五”以前工作计划》中要求“四、路线问题  江西方面特别是战区邮局迅速的建立军事秘密路线,为便利传递消息,各级邮局应将当的大小路、大小村、大小岭、大小河道去画出详细地图加以考察,与当地军事机关或党政机关去协商计划路线。如现在的路线中间隔断或敌人侵攻,目的地我们事先要布置秘密路线最低限度二条,使我们交通仍然由便捷小路递送很紧要信件。” 

红军军邮的作用及历史影响

红军军邮保证了军事情报的传递、保证了红军部队的讯息畅通,为“反围剿”的胜利、为苏区政权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红军军邮满足了红军指战员的通信需求,加强了红军指战员和家庭间的的联系,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加强了红军的战斗力。红军指战员通过红军军邮寄到家中的家信对于红军、对于苏维埃政权起到了宣传作用、鼓动作用。八年抗日战争和三年解放战争期间直至新中国时期,人民邮政一直沿袭了优待人民子弟兵的优良传统。

红军是人民军队的初创时期,随着红军的建立,红军军邮也初步形成。红军军邮伊始,红军军队内部通讯机构、各级党内交通机构、各级苏维埃政府交通机构都为红军提供了军事邮递服务,红军军邮还利用中华邮政进行军事邮递服务,赤色邮政建立以后,更是为红军提供了正规、便捷的军事邮递服务,并逐步形成了红军自己的军邮体系,此后的八路军、新四军军邮及解放军军邮均源于红军军邮。

参考文献:

1、《辞海》缩印本1989年版,上海辞书出版社,1990年12月第1版第1次印刷

2、《中国集邮大辞典》,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7月第2版,2000年3月第2次印刷

3、《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史》,主编:舒龙 凌步机,《江苏人民出版社》,1999年9月第一版

4、《红色邮电风云录》,编著:舒龙 曾仲,《中国文献出版社》,2006年10月第一版

5、《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6、《中国解放区邮票史•苏区卷》,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编,《安徽教育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7、《中国邮政简史》,总编:姜希河,《商务印书馆》,1999年8月第一版

8、《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简史》,作者:凌步机,《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年11月第一版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简史》P162,作者:凌步机,《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年11月第一版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史》P255,主编:舒龙 凌步机,《江苏人民出版社》,1999年9月第一版

  《辞海》缩印本1989年版P423,上海辞书出版社,1990年12月第1版第1次印刷

  《中国集邮大辞典》P213,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7月第2版,2000年3月第2次印刷

  《中国邮政简史》P81—82,总编:姜希河,《商务印书馆》,1999年8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39,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40,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92,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106,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112,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59,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124,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93,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169,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105,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111,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98,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106,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130,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137,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华东战时交通通信史料汇编•中央苏区卷》P258,江西省邮电管理局编,《人民邮电出版社》,1995年9月第一版


江苏 黄广洲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