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寻找“大龙邮票”印刷厂

2018-10-10  
上海市集邮协会 杨国华

提要:本文主要叙说笔者10多年来,通过查找资料,寻找和论证“大龙邮票”印刷厂的经过,最后确认“大龙邮票”诞生在上海新闸路。


有关“大龙邮票”发行给我们留下许多“迷”,包括它的设计者、发行日期等等,其中它的印刷地也有多种说法。1878年江海关总税务司赫德(Robert Hart,英国,1835—1911)就指派津海关税务司的德璀琳(Detring Gustav von,德国,1842-1913)来筹办中国海关的邮务,他以天津海关为中心在北京、营口、烟台和上海五个海关来试办海关的邮政。1878年3月,天津海关书信馆正式对社会开放,它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家效仿西方模式的邮局书信馆。由于德璀琳早在书信馆开张前一年便向英国寄去定制邮票的订单,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还有学者在谈此问题。事实上当时因为邮票定制时间周期过长,无奈之中德璀琳只好请设在上海的江海关总税务司署造册处先行印制一批邮票应急。因此,“大龙邮票”在上海印刷,现在是一个无可疑问的结论。

在中国各类邮票目录中,有关“大龙”邮票印刷厂一般均标注:上海海关造册厂或上海总税务司署造册处(《中国清代邮票目录》人民邮电出版社1997.12二版)等。那上海海关造册处在哪里?印刷厂在哪里?一直无人进行专门考证。

2002年8月,我在《原地集邮研究文集》[1]“邮票上的上海”一文中有一段叙述:

1878年8月24日,中国第一套邮票——大龙邮票(J150M)在上海海关总税务司署造册处所属印刷厂,现新闸路1714号[200040]印刷。

内容主要说明1988年7月2日发行J150M《中国大龙邮票发行一百一十周年》邮票寄发的地点。

想不到仅这样50字的一段话,集邮界对此结论的反应是“强烈”的。1.作为邮政史推翻了大家对原“印刷厂”所在地的结论;2.在原地集邮上,也否定了J150M这套邮票原来的“寄发地”。说实在我这篇文章原文有10万多字,文集压缩收入了3万多字。主要是简略叙说与上海有关的一百五十多套(枚)邮票发行的背景,来介绍该套邮票在上海寄发的地点,属于一篇原地集邮知识性参考文章。当时我尽管对每一套(枚)邮票与上海的关系都有一定的依据和参考资料,但也不可能对叙说的内容都经过详细考证。作为“大龙”邮票印刷厂的来源,主要是此处原是清代江海关总署及造册处的所在地和一份企业的广告宣传资料。但作为论证的“证据”,显然是不足的。

2010年,在上海集邮者黄祥辉、周正谊等一起帮助下,对此问题又进行了一次考证,发表了《大龙邮票印刷地点探寻记》[2]。“证据”有力的多,但限于当时资料的来源,初步结论“大龙邮票”印刷厂是在新闸路两侧,或与造册处在一起;或旁依海关图书馆,即我所说的“新闸路1714号”。

说实在,一般研究有此结论也就可以,何况新闸路宽不足20米,两个地点无非在百米以内。特别是经过一百多年的变迁,原始资料缺乏的情况下。但作为我却一直没有“满足”,既然当年能够提到了“新闸路1714号”,也是有一定的起因,一直没有放弃继续寻找资料。

经过我多年的努力和留心,终于在一幅地图上找到这个“地点”的直接资料。今年是大龙邮票发行140周年纪念,也就促使我第一次专门撰文阐述此考证的详细经过。

一、清代江海关总署造册处是什么机构?为什么会印刷邮票?

有关“造册处”,除了印刷“大龙”邮票,后来又多次印刷邮票。过去我们根据名称和认识大概是海关一个“总务”或“后勤”部门,其实它是海关的一个“统计”机构,当时尽管它设在上海,实际上直属北京总税务司署。

1863年冬赫德任总税务司后,努力整顿关务,划一海关组织,并注意改善海关贸易记载,因而,各关的贸易统计大加改良。对外进出口贸易统计与埠际进出口贸易统计开始分别记载,贸易货目改增详细,各关输出入的各种货物分别记明了“来源”或“去向”,此外还附有税收、船只等表。1865年,总税务司署迁北京后,全国海关行政已统一,海关统计就集中到上海进行。江海关设有印书房(Printing Office)和表报处(Returns Department)两个机构,专门印刷各关的贸易统计和贸易报告。1867年以后,总税务司署设副税务司一名专辖其事。随着各地海关业务量的扩大,设置一个统辖各关贸易统计的领导机构,统一各关的统计制度、方法、分类、计量已成为一个刻不容缓的任务。1873年10月,总税务司决定把江海关的印书房和表报处合并起来,组成造册处(Statistical Department),归总税务司署领导。造册处的任务是提供给各海关使用的统一的表格、统一的海关证件;印刷各口贸易统计季报和年报、编印全国海关贸易报告;印刷和出版海关文件、书籍等。

造册处成立,这在中国近代海关史上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大事。它采用西方先进的统计方法,改变了中国传统“四柱清册”式的粗略的统计方式,为近代中国海关管理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模式,强化了海关统计在对外贸易和海关管理中的作用,促进了海关职能的转变[3]。

清代江海关总署造册处设在上海,造册处有印书房,也间接解释了当时在天津的德璀琳为什么会请造册处应急先行印制一批邮票的来历。

二、清代江海关总署造册处设在上海哪里?

印制大龙邮票印刷厂属于造册处,有关记载清代江海关总署造册处资料应该是不少的,但通过文字记载,直接告诉造册处设在那里?资料也不多。

(一)在上海《静安区志》•大事记[4]中有一段:

清光绪四年(1878年)

清政府在赫德路(今常德路421号)设海关总署造册处,负责邮政业务所需要的物资供应。

注:其实这一条大事并不严谨,对照其他资料造册处建立时间明显有误。“负责邮政业务所需要的物资供应”也许受这里地块曾是民国时期是交通部邮政总局驻沪供应处所在地的影响。

(二)在《上海滩地名掌故》“赫德与赫德路”[5]一节写到:

赫德任海关总税务司期间就购进沪西新闸路的大批空地建立海关机构,旋将海关造册处迁往那里,以后又将江海关总税务司公署迁往那里(今常德路429号)。后来为了纪念赫德,工部局遂将总税务司公署所在的那条路取名赫德路,即今常德路。

注:1.通过地图和实地勘察,今常德路429号是原总税务司公署大门(图1①),1949年后上海警备区司令部征用原公署向南直至北京西路的全部土地,并建造了办公大楼,大门移址421号。2.由于大楼朝南建造,现警备区司令部大门已移址到南边北京西路上(图1②),421号现为边门,平时关闭(图2)。

图1

图2,今常德路421号,背景为上海警备区司令部办公大楼

(三)在单位名址、地图上

其实图1那幅地图我早在2002年就找到,但是1947年绘制,与当年时隔近70年,许多学者认为不可全部参照,也有道理。后来又找到1911年版《上海行名录》(The Desk Hong List,A General & Business Directory for Shanghai And the Northern And River Ports etc.),书中记载造册处位于“Hart Road 34,”(赫德路34号)(图3)。

图3

这里又发现问题,当时34号与现在400多号有差异。查历史,赫德路(Hart Road)1862年(清同治元年)前后筑,属于英租界越界筑路,当时仅一段几百米,约今南京西路至安远路,而且周围荒僻,建筑很少。1943年租界收回,以湖南常德改今名,此路已两头延伸,特别北段1949年后又开辟到宜昌路,目前长达2.8公里。而且原“34号”此段早已成为繁华都市,建筑林立,特别此路后道路门牌起点为今延安中路(原长浜路)。门号差别主要是道路延伸,重新编号的缘故。

三、海关总署造册处印刷所(厂)在哪里?

海关总署造册处由印书房和表报处合并设立。按常规,一个“大机关”为它服务部门也有可能不在一起,特别是“合并”单位。2010年那次考证,最后焦点,是印书房在新闸路哪一侧。不能定夺原因是这里地块情况“复杂”,最后在查上海海关志[7]等资料中,理出一点头绪。

原来清代海关至民国海关总署都设在此地,至1949年,在此带属于海关所有的地块共有7块,分布在今常德路(赫德路)与胶州路段新闸路两侧。除隔一条马路(新闸路)还与其他单位“犬牙交错”,但这些地块基本相连。

图4,清代总税务署造册处大楼

图5,现静安区图书馆

在新闸路南侧有四块,面积最大(51.465亩)就是清代总税务署及造册处及民国时期上海海关所在地(图1,红圈标注、图4)。1949年5月上海解放,27军军部进驻了海关大院,1954年此块正式划归部队。与其相邻还有三块总共11.5亩(0.3156、0.717和10.056),位于总署大院北、西侧。此三块查到资料是民国15年11月23日,江海关监督朱有济从房地产公司购买的,建房供海关职员居住,当时是平房。1949年后,因居住海关职员,继续由海关总署委托上海海关管理,对外称新闸路海关职员宿舍,人员进出口是新闸路1335弄(图1③)。1985年曾全部拆迁,开工建造混合结构6层房屋,总共有186套。2010年,我重访此地,该地块又重新改造,全部被部队征用。还有三块在新闸路北侧,(1)6.846亩(图1④),民国时期已成为交通部邮政总局驻沪供应处一部分,现大门出口在胶州路。1949年后此地是邮电部上海通信设备厂,今是中国邮电器材华东分公司和与电信有关经营单位。(2)0.599亩,是原海关总署图书馆(图1⑤)。1958年9月,经市政府同意,将海关总署图书馆改为江宁区图书馆,1960年改名为静安区图书馆(今新闸路1708号)。1981年,在原址兴建1座4层图书馆大楼(图5),建筑面积由原来1100平方米增加到2300多平方米。目前,该馆还有海关资料的保存。根据海关总署图书馆设立资料,有1926年和1928年成立之说,但都说明已是民国时期,也因为此原因,使2010年那次考证难以确证此地块是否清代赫德购买时就存在。(3)0.992亩,与海关总署图书馆地块东西相连,也就是我说的“今新闸路1714号”地块(图1⑥、图6)。

图6,左侧高楼即文中的“新闸路1714号”,右侧是静安区图书馆。

上海是较早开埠地区,反映上海城区历史地图仅在上海图书馆就有2百多幅馆藏,但不要说印刷厂,就是像海关总署这样一个机关地图都无标注。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旅美的上海集邮者,同样喜欢研究上海邮政历史的李圣恺帮助下,终于在美国国会图书馆所藏,1918年字林西报社出版上海地图[8]中(图7、8),找到清代江海关总署及造册处建筑地形图,根据对照,明确显明“今新闸路1714号、1708号”地块在清代就存在,也佐证了“印书房”当年就在此位置。

图7a,图中“CHINESE MARATIMB  CUSTOMS”(中国海事海关)即清江海关总税务署。

图7b,地图版权页

图8,图7翻译注解图

四、当年“大龙邮票”印刷厂规模和沿变

在《上海出版志》•第五篇•书刊印刷 •第一章印刷机构中,有这样记载[9]:

海关总署造册所(海关印刷所)

1866年由海关总税务司在上海设置印务处,1870年改为海关总署造册所。开业时员工约20余人。厂址在新闸路。主要业务为海关印制各种报表及文件,数量少,品种单一。是国内最早使用外文排字的单位。成立起至1938年由英国人管理;1938~1945年,由日本人管理;1945~1949年,由美国人管理;1949年上海解放后,由市军管会接管,由海关总署统计科领导。1950年7月1日改名为海关总署上海印刷厂。1954年10月上海邮电局印刷厂并入,改名为上海市印刷四厂。

当年,我就是从这一段资料,了解到当年的印刷厂就是现在的上海市印刷四厂。2001年10月,我按地址找到该厂,当时厂注册地址就是新闸路1714号,由于土地置换,该厂原厂房改建成宾馆及商住楼,生产场地移至上海郊区,此处仅留接业务的供销部门(图9)。当我说明来意后,他们就拿出了一份企业广告资料,上面大约有千字介绍,起头是这样叙说:

上海市印刷四厂创建于1873年,讫今已有126年厂史。解放前,属于英国在沪开办的海关总署上海印刷厂。解放后,由市政府收归印刷公司管理,现属于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下属的全国定点书刊印刷厂。

由于该厂从1866年至上世纪80年代没有移动过,今天我可以说,“大龙邮票”诞生在现新闸路1714号这个结论,应该是没有疑义的。

图9,这是我2010年拍摄,由于房屋原址改建,现厂联系地址改为新闸路1716号,原1714号位置已成为进入大楼后门的通道。


参考文献:

[1]原地封研究会.原地集邮研究文集[M].香港天马图书有限公司,2002:39

[2]黄祥辉等.大龙邮票印刷地点探寻记[J].上海集邮,2010,(10):36-39

[3]万海霞.晚清中国海关造册处及其职能研究[C].河北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03

[4]静安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静安区志[M].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6

[5]薛理勇.上海滩地名掌故[M].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1994

[6]老上海百业指南——道路机构厂商住宅分布[D].上海福利营业公司,1947

[7]上海海关志编纂委员会.上海海关志[M].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7

[8]美国国会图书馆藏.Map of Shanghai(上海地图)[D].字林西报社出版,1918

[9]上海出版志编纂委员会.上海出版志[M].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1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