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枚十九兵团的拜年封说起

2022-06-17  

笔者收藏有一枚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寄山西省阳泉市张贵生的一封拜年信,封左上角印有五星红旗下的敬礼解放军战士。封为中式,图案和寄件人地址为红色印刷。封上有红色油墨加盖的”军邮免费”的有框长方形戳记,戳记上部为五角星,封背盖有一枚陕西邮政日戳,地名和日期很模糊,不可辩认。

这枚拜年封即是由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印制发给全体指战员免资使用。2010时笔者在燕趙艺术品市场又遇到一些收藏品。那是大约过完春节后沒多久,笔者到市场看到一个经营者摆地摊,摆上有一堆纸品杂乱的放着。我翻看着这些纸品,都是河北省束鹿县大过村村民东西,时间跨度1940年至1952年。有村公所的收条、交易税照、征收公粮凭证等,其中还有几枚旧信封,是建国前后使用的。索价不高,略加还价后即成交。

图二是由十九兵团一九一师师部特务连寄束鹿第三区北大过村姚瑞恒,封上有红色副戳 “军人信件免费”,销“华北军邮4”(这枚邮戳是使用的红颜色,因为保存不善受潮,变得很模糊),封背盖1949年4月13日河北束鹿的落地戳。

 

信封内原信仍在,是一名解放军战士写给家乡亲人的信,内容照录:端恒老兄台鉴:自从咱二人分别以来己有三年了,不知你的贵体如何?家中情形怎样?全家人口平安吧,使弟挂念在心怀。现时小弟已经来到太原附近,为了解放太原的痛苦老百姓。现时小弟身体强健、饮食倍增、工作顺利无比,希望兄不必挂念。使兄接到此信急速来回信为盼。金安 ,小弟瑞珍,二月初四。

通过此信内容,我们大致可以知道:寄信人姚端珍是从束鹿1946年入伍的解放军战士,现在正在太原城外,准备攻克太原城,惦念着家里亲人,希望兄长来信报平安。寄件人是在战斗开始前写这封信的,面对大战在即将到来的流血牺牲,不知是一种什么心情。与家人通信中只表达了一个心愿“解放太原的痛苦老百姓”!这封信很完整,也很珍贵,从中可看出一个普通的解放军战士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是这样博大、以天下为已任的胸怀。

束鹿县,今之辛集市。是革命老区,早在1938年3月抗日时期,束鹿县即成立抗日政府,领导民众抗日。图三由十九兵团六十四军一九一师师部警卫连寄河北省束鹿县第三区北大过村交姚瑞恒收的信件。信封不大,尺寸142x58毫米,自行糊制的,红色副戳“军邮免费”已看不清了。封背有寄件人书写“1950年4月4日”和四枚邮戳,其中军邮戳很清晰,依次为“人民解放军(六四)1950四月四日军邮”;华北4月5日戳,下格不清;两枚河北束鹿戳日期不清,能辨别“十三”, 是为寄件人在1950年4月4日寄出,1950年4日13日寄达。

军邮戳为六十四军使用,六十四军原为华北野战军第四纵队,辖一九0师、一九一师和一九二师,隶属第十九兵团建制。其中寄件人的部队是一九一师,这个师是由河北省的子弟兵组成。图四仍然是原藉束鹿的刘瑞珍战士从大连寄到老家的家信,封上盖了一枚“旅大 1951.8.16军邮”邮戳,红色副戳“军邮免费”不清。原信仍在,信文不长。为了使我们家乡的这位战士的经历轨迹明了,内容照录:瑞恒兄:近来时间特别长了未有与你去信,我想你身体好吧,生活快乐吧,大娘身体健康吧,全家安好吧。可是弟未有与你去(信)的原因就是我们到了抗美援朝的最前线,就是说当时未有与你来信,希兄多愿(原)谅。现在我回到袓国大连市休养。现在我的身体恢复了健康吧。再过不久的就又要回前线去了。请代(待)我再回来时把那里情况吿给你听,这时现在的情况我就不再多写了。希你收到信时别写回信,等我再去信时你再来信好了。此致  祝你全家安好,弟  刘瑞珍 ,9月14日。

在抗美援朝战爭中,东北有许多城市建成医疗康复机构,专以用来收治在朝鲜前线负伤而转送到国内治疗的伤员。六十四军一九一师的战土刘瑞珍在征战太原后又奔赴朝鲜,在战斗中负伤被送回祖国的治疗,写信时间是正在治疗恢复中,预计康复后又要出国到朝鲜战场作战了。1951年9月(信封上邮戳日期)朝鲜战争是最残酷的时候,刘瑞珍再赴朝鲜参战估计在10月至12月期间,距离朝鲜停战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时至今日屈指算来,他应该已是九十多岁的老人了,我们在此向他致敬!   

笔者的叔叔也参加了抗美援朝战爭,当时爷爷奶奶每日起床就听收音机广播,叔叔的每封来信都是最好的安慰。后来因为战爭的残酷,有几个月沒收到叔叔的来信,爷爷奶奶担心的睡不着觉吃不下饭。后来邮递员一次送来四五封信,才知因美军轰炸,邮路遭到破坏,使信件积压。爷爷奶奶得到叔叔的来信心中巨石放下,叔叔的平安,是爷爷奶奶最大的喜讯。

图五是2020年10月20日发行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邮票的主图照片,是1951年2月16日摄影师黎民在丹东拍摄的十九兵团参战官兵”雄赳赳了,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参战的情形。

这几枚珍贵的军邮封,经历七十年的风云岁月保留到如今弥足珍贵,笔者也有幸得到,将会珍藏永远。(作者:韩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