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叙邮事•匡邮风•书邮情

读刘建辉《邮史钩沉寻初心》

2018-05-12  
李近朱

(一)

当下,传统通信正面临着信息时代的严峻挑战。

邮政及其重要构成:邮票和集邮,正在创新中砥砺前行,以实现新的开拓与大的发展。在新时代邮政开拓与发展的诸多举措中,回望邮政过去时日所体现出的大优势,以为镜鉴;观顾邮政今日所彰显出的新亮点,以为助力;则是为至关重要。

于是,在“钩沉”之中,过往的“邮史”便有了现实的意义。因为,这是在传统的通信领域去寻觅邮政的“初心”。而近距离的邮政今日情状,则正是“初心”在现实中的一种延宕与续接。

于是,案头上的这部叫作《邮史钩沉寻初心》的书,仅只是初览书名,便能体悟出作者是以大视野大格局,对于邮政及其主要构成:邮票和集邮的历史与现实,进行了记录、思考与探究。

近年,作者从审视历史与现实的视角,已经出版了两部同一类型的书《见证跨世纪重大事件——我亲历的邮票发行与变革》和《情系方寸责所寄——原国家邮政局邮资票品司创新探索追忆》。诚然,作者曾从事中国邮政的邮票和集邮部门的主管工作,身踞此职方给他带来了深入思考与缜密梳理邮政课题的开阔空间。但重要的是,能够撰写和撰写好这三部邮书,关键还是在于作者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在经年不辍的思考以及经年累积的第一手资料中,才向邮政也向社会奉献出了这三部关于邮政过往与现实的书。

于是,前两部书和这部新书,就有了其他作者与著作所不具的深度、广度与特色。在这部新书中,我们看到了他是以“初心”这个既旷远深刻又生动鲜活的视角,布局了广阔的命笔界域,那就是:邮事、邮风与邮情。


(二)

不争的事实是,近年来由于信息时代现代通信手段的冲击,使作为邮政行业主体构成之一的邮票,其自身“邮资凭证”功能,已渐行嬗变为以集藏功能为主的文化藏品了。但是,作为“国家名片”,中国邮政所发行的邮票,依然以严肃的选题、精心的设计和精湛的印制,直面于世。

在这部书中,“邮事”是指作者所叙说的众所未知的许多关于邮票发行的信息,也就是邮票背后的故事。真实而翔实地披露一些邮票面世过程的第一手资料,使得此书既具有可读性又蕴涵着史料性。比如作者在第一部书中首次宣示的诸如1980“庚申年”生肖猴票等新的信息之后,经第二部书,再到这部“寻初心”之作,关于邮票发行的种种“邮事”,便成为“邮史钩沉”的叙说主体。

在这部书中,继第一部书中关于猴票的新信息,特别是关于发行量的考证之后,这部书又有题为“往事不能如烟”一文,诚如其文副题所示,叙说了“‘猴票’发行过程中不为人知的背景和细节”。如文中写到:“1979年11月12日,邮票发行局‘关于《庚申年》特种邮票的订印函’紧急下到北京邮票厂。为了不影响发行,邮票发行局当时真可以用‘火急火燎’来形容。文件如下:主送:北京邮票厂。文号:(1979)票发字第58号。我局特请黄永玉同志设计的《庚申年》特种邮票,业经邮电部批准,并定于明年春节前发行,现请你厂印制。详情如下:《庚申年》特种邮票,志号T.46(1—1)1980。邮票面值8分,规格26X31毫米,印量500万枚,雕刻影写印制”。更鲜为人知的是,文中还写到了黄永玉也想一试“猴票”雕刻的细节:“黄永玉是位美术家,也是木刻家,特别擅长小型的砧板刻。他听说《庚申年》采用雕刻版印刷,就想亲自操刀试试。邵柏林请他到邮票雕刻室看看,当他看到雕刻师要伏在放大镜下,屏住呼吸在钢板上雕刻,完全是另一种功夫,遂作罢”。

在这部书中,关于邮票发行的种种叙说,是全书令人关注的一个聚焦点。其中“关于2003、2004邮票小版的发行始末”、“一枚邮资信卡引发的风波”、“热血洒大地  方寸铸英魂——我党我军早期领导人邮票的发行始末”、“《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纪念邮票发行始末”、“‘知识青年在农村’邮票设计始末”、“突围——第三轮生肖邮票策划记”等文章,展示了许多新邮发行背景中的新信息。

特别是人们关注的邮票发行中“邮票设计”这个关键环节,基于时下群众对于邮票设计质量的忧思,这一题目在书中则着墨甚浓。作者在任期间,曾主持的两届“邮票图稿评审委员会”,成为早前多年精品邮票频出的一个专业化保证。邮票设计印制领域的专家和集邮家,以及高端介入的社会上著名艺术家如华君武、靳尚谊、袁运甫等人组成了评委会,在对于邮票设计图稿以不示作者署名的公正和严格的评判中,使得那一阶段邮票设计的艺术质量得以保证,得到提升。在书中,作者以“邮票发行工作的‘兰德’现象 ——记邮电部邮票图稿评审委员会的创立”、“从一次会议纪要看邮票图稿评审”、“一切为了文献史料的准确——从林丰年先生的一封来信说起”等文章,追溯了目前已经名存实亡的“邮票图稿委员会”当年的创立过程,以及卓有成效的工作情状和留有历史性记录的一些细节。这些在“钩沉”中浮出的也算是历史的信息,是邮票发行中鲜为人知却又有着重要作用与意义的一段历史,是在邮票发行中不可忘却的为中国邮票设计作出重要贡献的一段历史。而今,这个有专家参与的长达20余年的邮票设计的“黄金时段”被割断了,致使近年来邮票的设计水平和质量大不尽人意。

在关于“邮事”的叙说中,作者还对于中国古典邮票作了具有学术价值的回顾与思考。2018年,在中国第一套邮票“清代大龙”邮票发行140周年的日子里,书中收录了作者撰写的题为“拉开中国邮票发行的序幕”,以及“国邮瑰宝 珍重传承——‘大龙阔边五分银全张’和‘红印花小字当壹元四方连’的传奇经历”和“由红印花加盖想起的”等文章。作者的这些文字从邮学的专业角度以及世界邮展组织者的身份出发,留下了关于中国古典珍邮在现实中的历史轨迹。这些文字也以“寻初心”的高度,对于属于文物的中国古典邮票的遗存,作了生动的“钩沉”,使之在今人面前再焕发出历史所内蕴的光彩。


(三)

如果说,在这部书中“邮事”的叙说是一条主线,那么,更有力度的是,作者在这些纸页中又以犀利的笔触,嵌入了关于“邮风”匡正这一重要命题。

当前,随着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在邮票流通领域也泛起了沉渣残垢。假邮票的制造与泛滥,严重地冲击了中国邮政的严肃的“国家制造”,深重地损害了“国家名片”的纯洁性,也危及到了广大消费者和邮政自身的利益。作者以严正的立场和强烈的责任心提出:“假邮票挑战中国邮政底线”。同时,他也回顾了早前十几年邮票主管部门对于打击和杜绝“假票”的一些有效措施,收录了“把防伪的武器交给老百姓 ——原国家邮政局邮资票品司加大邮票防伪思路”等文章。这些尖锐的文字不仅从方式方法层面,而且从战略高度论说了关于邮票的“防伪”和“打假”。

特别要说的是,近年来“假票”猖獗,屡禁不止。作者在北京进行了调查研究,以详尽的数据,有说服力地揭示出了触目惊心的“假票”乱象。如“在通州区几个支局和海淀区世纪城支局所辖的10几个邮政信筒中开取出大量的贴票平信,后经鉴定全部为假邮票,5000余枚,面值总计7000余元,10余种图案”。“推而广之,那么全国各地5万多邮政支局所收进来贴有假邮票的邮件究竟有多少呢?恐怕数字相当惊人了”。

据此,作者撰写了给中国邮政主管领导的报告,并很快得到批复,这才开始了至今正在进行的正式“打假”行动。这份报告就是收录在本书中的“假邮票挑战中国邮政底线”这篇文章。作者在这份报告中缜密而详尽地提出了关于“打假”的6条建议,最后以深情的文字作为结尾:“以上建议恕我冒昧直言,不妥之处望海涵谅解。但这是一个老邮政工作者的肺腑之言”。

作者维护“国家名片”纯洁性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不仅诉诸于笔下的文章,而且促成了“打假”的实际行动。在这部书中,关于“打假”这一部分的文字量虽然不大,却是分量很重。因为,这是匡正“邮风”乃至社会风气的一些具有战斗力的檄文。与作者的已出版的前两部书相比较,关注现实的力度使这部书更具鲜明尖锐的贴近感和执行力,也使这部书带有了责任与使命的力量。


(四)

在《邮史钩沉寻初心》这部书中,作者作为历史的深沉叙说者和现实的关注者,为读者构筑了以“邮”为核心的信息的和观点的平台。在这部书中,“邮事”与“邮风”这两个部分,几占此书大部篇幅。这些文字大多是相对冷静沉稳的娓娓道来,或是语锋犀利的喷张直斥。作为一个邮政工作者,这是向着邮政业内也向着社会的一个延伸性的叙说与评说。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在这部书中作者还书写了另样一些文章,那是以富于情感色彩的温润文字表述了和抒发了深深“邮情”。

在这部题为“寻初心”的书中,只要看到这样一些题目,如“‘青鸟’赞”、“致敬,浙江邮政作协”、“圆”、“北极村邮局的姐妹们”、“嘱托”以及“童年的快乐”等,就不难看出作者是将自己怎样强烈的情感,给予了他终生从事的神圣的邮政事业。

在奔赴遥远的北极村邮局之后,他以“急就章”速度写下一篇充满情愫的抒情文字。在这部书的序言中,他记叙了这些情溢笔底的文字是怎样诞生的:“北极村的夏天,是个繁忙的季节。盖一枚北极村邮局的邮戳,发一封从祖国最北端寄出的信,这是几乎所有到北极村来的游客离开前必不可少的功课。邮政支局是清一色的娘子军,为了圆所有游客的这个愿望,往往送走了最后一位用户,时针已经划过23点。年岁最小的营业员妈妈,有个一周岁的娃,往往一忙,喂奶大事居然被忘得一干二净。这么一群娘子军,就像烙铁一样,深深印在我的脑子里。回到北京,就像有一条鞭子抽着我,督促着我,让我不能自拔。第二天,反复冲撞大脑的一个一个娘子军成员,终于演化为三千多字的一篇文章。当打完了键盘上最后一个汉字,身心才豁然被释放”。

文章写成了,情感释放了,这还远远不够。作者又以强烈的使命感写下一段文字,表达了他的情系北极村的又一举措——“我想,邮政基层有这么一支娘子军是值得骄傲的。她们的事迹不知道邮政的高层是否知道?她们的事迹能不能在全国邮政部门中进行一次宣传?曾经搞过三年邮政工会工作的我,看到这样优秀的基层班组,推荐评优创先的职业病又犯了。文章落笔后,立马给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的党组书记、总经理李国华写了一篇推荐信”。当然,祖国最北端的这群邮政人得到了她们应当得到的荣誉。这既是她们的感人事迹所奠定的基础,但也有赖于作者充满情感的举荐和推介。这段佳话与其说是写出来的一篇文章,不如说是一个邮政工作者对于邮政事业有着毕生深挚情感的表露。

当然,冠以这部分文字之首的那一篇“童年的快乐”,则是一位北京“老炮儿”对于故土的深情回忆。特别深入心腑的,是他的童年时代那充溢着氤氲地气的乡俗。作者以生动融情的文字,一个字一个字地蹦出了地道的“北京味儿”。这些文字虽与邮政距之较远,却投射出了作者扎根故土、服务邮政的“初心”之始。从深一层的涵义来看,这个回溯到了作者童年的“初心”,实质上是一份紧系故土的“乡愁”。这个挥之不去的情结,往往扎根在人的一生中,成为他毕生种种正能量的思想与行为的一个源头。因此,对于这篇情感充沛之美文,我视之为道出了作者一生创造与成果的根由。这也便是“初心”的最重要的价值。


(五)

翻开这部以绿色邮政为题旨撰写的《邮史钩沉寻初心》,人们看到,作者从邮政的主体构成:邮票和集邮这个视角,将中国邮政百余年来和新中国邮政近70年来的闪光轨迹,留在了历史册页上。这部书在引领人们进入或远或近的历史之刻,在看到作者以文字精心作出的“邮史钩沉”之际,还可以感悟到作者所构筑的离我们最近的现实,那是一屏展现出邮政更为精彩的火热页面。

于是,在这部书中,历史与现实形成了一个必然的链接与延续,让读者游走在时空的两极与两端。既认知了浩远的史迹,也感受到了那种和邮政自身特征一样的“面对面”式的亲近。同时,在阅读之中,又会在认识与认知、感受与感悟、思想与行为之间,渐次有了一种可贵的升华与向上的进阶。

于是,在书名中所出现的最热的“初心”那两个字,就不仅仅是一种时下的时尚应合,而是从邮政角度解析了“初心”的更深蕴涵,更真切地让人们领悟到,“初心”既是过往的历史,又是热气腾腾的现实。

在当下的信息时代,邮政、邮票、集邮这个看似有点“夕阳”点染的地平线,似有了那么一点渐行渐远的消失感,但因有了其“初心”的牢固根基,便会有将所谓“危机”化为前景“无限好”的种种机遇。就像曾经的“夕阳工业”——“铁路”一样,创新发展出来的今日“高铁”,又焕发出了强大的现代动力,以至影响时代,延宕千秋。

虽然作者没有专文论及邮政发展的大形势大趋势,但对于邮政内部的青年人,以及对于社会上那些对邮政、邮票、集邮的“初心”尚未认知或感悟不深的人,《邮史钩沉寻初心》这部书会引领他们在邮事叙说、邮风匡正和邮情书写之中,在由此所构成的“邮史钩沉”之中,去寻找再造邮政历史性辉煌的那一颗宝贵的“初心”。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