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珍邮之王!全世界75%珍贵邮示被他一个人收藏,包括单枚过亿邮票

2018-10-30  
来源:集邮者

这里说的珍邮之王并非某邮票,而是著名的邮票收藏家费拉里,据说当时世界珍邮的75%都被他收藏。列支敦士登于也将他的头像制成邮票发行与1968-69年间的“集邮先驱者”系列中。

费拉里1859年开始集邮,目标是世界各国邮票和全部珍邮。1888年他母亲加里埃拉公爵夫人去世时给他留下了2500万美元。少年的费拉里十分聪明但容易激动,由于体弱多病,十一岁时他母亲根据医生的意见引导其集邮,目的使他分散注意力,不用终日操心奥地利被法国打败的事,费拉里当时已雇有两位昔日的邮商在家任其秘书,专门为他付款购买欧美各国邮商寄来的珍邮。在红印花小一元还不足100美元的年代,费拉里每月购买邮票的花费平均为4万美元。费拉里成了世界公认的“邮王”与“邮矿”。

1886年10月5日,38岁的费拉里成了他奥地利生父雷诺蒂尔的养子,从而取得了奥国国籍。他在全名中加入了生父的姓,改为菲利普·阿诺德·德·拉·雷诺蒂尔·冯·费拉里。18岁时费拉里才知道,费拉里公爵原来同他没有血缘。这使这个面积不大的内陆国家也沾了光,因为现今世界数以亿计的集邮者中,绝大多数人不能记住任何奥地利国王和首相的名字,只知道这位世界头号“邮坛巨星”有该国的血统!

费拉里平日里头戴旧帽,身穿脏衣,整天步履沉重,没精打采,喃喃自语,只有看到珍贵邮票时,眼睛才出现光彩。“世界邮票大王”没有结婚,生活孤独,他经常周游各国搜寻购买“永远是最后一枚”的珍贵邮票。

他于1917年5月20日69岁时在瑞士洛桑去世,当天他外出寻求一枚瑞士珍邮,回旅馆时在出租车上心脏病发作不治。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在进行,法国政府以奥国为敌对国的理由,将费拉里留在巴黎的邮集、币集、艺术品及其它财产一并没收充公。法国政府在1921年6月21日至1925年11月24日间分14次拍卖了费拉里在巴黎家中的邮集。该邮集被分为8056项,每项可以是一枚,一个方连,一组票封或一个国家的全部邮票。拍卖中,成交价1万美元以上的珍邮比比皆是。诸如毛里求斯“邮局”票、夏威夷“传教士”邮票以及英属圭亚那“棉纱卷”邮票等珍邮。他的遗体被安葬在施泰因贝格的公墓,墓地上简朴的十字架刻着“这里安眠着菲利普·阿诺德,1917年5月20日逝世于洛桑”。

尽管费拉里的邮集已经被分散,但其巨大影响至今不衰。直至今天,当谈论某枚珍贵邮票的历史时,费拉里的名字还是最为引人注目,在环球各地的邮票拍卖会上,一件邮品只要标上“原由费拉里收藏”,参加者就会觉得一阵激动,因为它曾一度被世界最伟大的集邮家收藏过!而注视着邮品背面费拉里留下的茑尾花记号,人们会觉得这个富翁在国际邮坛上的影响至今不减!

瑞典橘黄色3斯基林邮票是最著名的错色邮票,已知仅此一枚 “橘黄色3斯基林”自1885年被发现起便受到各国王室和国际大亨的竞相追捧,1894年,此票成为“世界邮票大王”费拉里的藏品。1937年它又进入藏罗马尼亚国王卡罗尔二世的邮集。1990年5月,“橘黄色3斯基林”曾经在瑞士菲尔德曼公司付拍,落槌成交价达189.75万瑞郎(约合137万美元),成为世界最昂贵的单枚邮票。集邮家古斯塔夫·道格拉斯伯爵是瑞典巨富之一,日前他买下“橘黄色3斯基林”,并与其一同出现在伦敦皇家集邮学会专题研讨会上,世人因此有幸一睹全球最贵邮票真容。

目前世界上最贵的单枚邮票是:“圭亚那洋红色1分邮票”,它是世界十大珍贵邮票之首 —— 世界第一珍邮,传世仅一枚。这枚邮票是英属圭亚那1856年发行的,面值1分,底色洋红,黑色图案,而且被人剪去了四个角,四角形变成了八角形,是一张“残疾”的珍贵邮票 。这枚最珍贵的邮票是由英国小学生波恩发现的。其历史和出身在邮票界广为流传而且无人不晓。它虽然本身并无突出之处,却成为“世界邮票大王”王冠上的宝石,特别是被当时的“邮王”费拉里收藏而名声大噪 。

这枚邮票最后一次出现是2014年年中的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成交价(加佣金)过亿元人民币 。这枚英属圭亚那一分钱面值的珍贵洋红色邮票,已成为目前最贵的单枚邮票 。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