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魏钢:集邮就是收藏历史

2018-12-13  

集邮到底是什么?

对某些人来讲是一个伪命题。

普通集邮者说,集邮就是攒邮票,越多越有满足感;

对邮商而言,集邮无非是一种择机而入的挣钱方式,利益最大化就是终极目的。

对魏钢这样“大满贯”的集邮家来说,集邮又是什么呢?

“集邮的价值是多方面的,我最看重的是集邮能收藏历史。”在魏钢眼中,集邮是一段“活着”的历史。

谈到《蒙古邮政史》背后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魏钢认为:这段历史不能埋没。

他说邮集,但却并不从获奖角度讲起,而是言辞恳切地说:

“我希望把这部邮集上的历史知识做些普及,这部邮集内容本身属于冷门,了解的人很少,再加上文字是全英文,能看懂英文的集邮者并不多,所以,第一步就是对这部邮集的背景做个介绍。钓鱼岛、黄岩岛弹丸之地,国人都很关注,而外蒙古广大土地相当于今天中国领土面积的六分之一,曾是故土家园,它的历史沿革,作为中国人,理应了解。”

对魏钢而言,无论邮品珍罕程度如何、市场价格几多,更为重要的是它们 承载的历史信息。

一个邮戳,一枚实寄封,折射出一个真实的历史片段。

于是,一封封往来信件,串联起了一段信史,在这个追寻探究的过程中,魏钢带着我们穿越到91年之前的蒙古,重温那一段刻骨铭心的故土历史。

原国际集邮联合会主席约瑟夫.沃尔夫为国家大奖获得者魏刚颁奖

邮品的素材是会说话的,它们是记录历史最鲜活的物证。

通过精心编排,让集邮素材开口,讲述一段难忘的历史,

这就是魏钢孜孜以求的集邮乐趣。

他说:“我的蒙古历史知识,就是来自集邮过程。”

集邮与研史的结合,享受这个探索的过程,魏钢乐在其中。

而这个过程,其实很早便开始了。

这和魏钢的戎马生涯有关,他一直从事空军装备工作,高度关注中国航空史。

比之获奖邮集,他更加珍视的是自己多年收藏的中国首航封。

他说:

“获奖邮集虽然名声在外,但实际上我对航空题材的邮品兴趣更浓,而且起步也早得多。这与我一直对航空史感兴趣有关。”

讲到这儿,他的目光透出难以掩饰的兴奋,谈及多年研史之心得,言辞间又露出了史学家严谨求实的态度。

他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

“我多年研究考证中国航空史,研究过程中发现,

航空史在中国主要是口口相传和相互传抄的。

你写了一本书,我下次写书,就参考你的了。

等我写完,再有人写书,又抄我的了。

对一个问题的论述,大家其实都源于同一出处,缺乏独立考证。

稍有疑问,就说不清了。

比如,1910年第一位在中国土地上驾机飞行的外国飞行员,过去所有中国航空史书籍都说叫云殿邦。

后来才从国外航空集邮资料中查清楚,实际这位比利时飞行员的名字叫查尔斯.范登堡(Charlle Van Den Born),

他的名字从英文转成广东话就念作云殿邦,

广东话再转为普通话,就定格成了云殿邦。

香港还有英文地名滑铁卢道,同样经两次转换就成了今天的汉字路牌窝打老道。

你看人名地名误差都这么大,还有很多航线开通等复杂问题,就更无从查考了。”

航空史研究中的以讹传讹,给魏钢的史学研究增加了不小难度,也成了他收集航空封的重要起因。

2009年在北京 举办的以纪念中国航空百年为主题的国际航空集邮展览,

国内外航空集邮领域多位重量级集邮家携珍藏参展,

这是中国早期首航封的第一次全家福大聚会。

魏钢的《中国早期航空邮政(1920-1943)》邮集也来参展。

魏钢说:

“2009年航空邮展之后,对1949年以前中国航空史的关键节点,应该 说我们都有确凿的实证把握了。

通过这些首航封,从清代末期到民国年间,每一条航线开通首航和每一次外国飞机过境飞行所携带的邮件上,都盖有起飞、到达的邮戳,时间信息准确清晰完整。

这就是为什么要通过航空集邮去研究中国航空史的原因。

既是工作关系,也是个人兴趣所在,干了几十年航空,也集了几十年首航封。

从没打算获取航空集邮的大奖,但从中的学识收获已经是极其丰富了。”

这种探究历史之乐,一般人是难以体会的。要静心、 静气,耐得住寂寞,抵挡住诱惑。

所有这些,魏钢都做到了,他为我们留下了一些“生僻”的集邮财富。

这或许是他个人的集邮之道,他的集邮之路或许无法复制,

但他留给集邮者的思考,却耐人寻味。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