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己奉公 苦干一生的丁颖

2022-05-05  

丁颖(1888-1964),广东省高州县(原茂名县)谢鸡乡硕塘村人。著名的农业科学家、教育家、水稻专家,中国现代稻作科学主要奠基人。他曾先后代表国家赴苏联、民主德国、捷克斯洛伐克、缅甸等国考察和进行学术交流。1957年他主持有中、苏、越3国学者参加的武汉水稻科学技术会议;1964年出席了北京科学讨论会,丁颖用毕生的精力为我国农业教育和科技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一生撰写了140多篇水稻研究的论文,有“中国稻作之父”之称。1990年10月10日,中国邮政发行J173《中国现代科学家(第二组)》纪念邮票,全套4枚,(4-4)农业科学家丁颖。

治学严谨 一丝不苟

1888年,丁颖出生于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当时列强入侵,国家动荡,父亲认为穷人受苦的根源在于没有文化,把希望寄托在丁颖身上,借债送他上学,使得丁颖成了丁家的第一个读书人。1906年,18岁的丁颖自私塾童蒙书馆考上县城的“洋学堂”——高州中学。入学后,他参加了校内颇具民主思潮的学生组织“新高学社”。然而社团不久就被迫解散,丁颖至此明白:科学救国也许才是更现实的救国之路。中学毕业后,他郑重地向同学们表示:“诸君!当今之血性青年,当为农夫温饱尽责尽力,我决意报考农科。”1912到1924年间,他三度远涉重洋,辗转三所日本高校求学,因时局震荡、家境拮据等故曾两度辍学回乡任教,最终在36岁才获得东京帝国大学农学部学士学位,成为该校第一位研修稻作学的中国留学生。1924年学成回国后,丁颖在广东大学农科学院出任教授。1926年在广州郊区发现野生稻,1933年发表了《广东野生稻及由野生稻育成的新种》,论证了我国是栽培稻种的原产地,否定了“中国栽培稻起源于印度”之说。1936年用野生稻与栽培稻杂交,获得世界上第一个水稻“千粒穗”品系,曾引起东亚稻作学界极大关注。1926年,丁颖在广州东郊的一个水塘里发现了一种野生水稻,这引起了他对水稻在中国的起源和演变这一悬案般重大课题的研究兴趣。为此他遍览古籍,从植物学、地理学、历史学、人类学、考古学、分类学等多学科进行了全面系统的研究,并陆续征询各科专家的意见。经过31年的不懈研究,终于在1957年发表了《中国栽培稻种的起源及其演变》,此文引起国际学界的重大反响,它令人信服地论证了华南是中国水稻发源地,也是世界水稻发源地之一。丁颖坚持实事求是,倡导理论联系实际和教学科研生产三结合。“学农、爱农、务农”是他经常对师生进行教育的一句名言,也是他身体力行的座右铭。他经常教育后辈,要取得科学成就,必须实事求是,深入实际,掌握第一手材料。

克己奉公 勤俭节约

丁颖过着勤俭的生活,严于律己,全心全意为祖国建设贡献力量。丁颖在华南农学院担任院长期间,中国共产党广东省委书记陶铸为征询发展广东农业生产的意见去他家中拜访,见他生活简陋,提出要为他另建新居,以改善工作和生活条件,被丁颖断然谢绝了。丁颖为人正直,严格要求自己和家人,从不愿搞特殊。解放前,丁颖的女儿希望考上公立中学以减轻家庭负担,该校校长是丁颖的学生,为自己的女儿写封推荐信本应是情理之中的事,然而他就是不答应。建国后另一个女儿报考华南农学院,仅差2分未上录取分数线,他坚持一视同仁,不予特殊照顾。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他毅然送两个女儿参军。丁颖一生勤俭节约,过着清茶淡饭的生活,时常教育子女们要艰苦奋斗。他在实验地发现丢下的镰刀、麻绳都会一一拾起来送仓库,甚至连一些旧纸、信封也要收拾起来再用。中山大学迁校到粤北期间,身为农学院院长的丁颖经常夹着鼓鼓囊囊的公文包来往于农学院与校本部之间的山区,有一次遭到了土匪拦路打劫,广东省政府为此给他赔偿损失,他却分文不留,如数交给了农学院用以购买兽药为农民防治牛瘟。他的清廉作风和为农民造福的高贵品德,感动了匪徒,匪徒甚至自觉地寄还了抢劫之物并附上了封道歉信。1948年,丁颖60岁生日,收到后辈集款购买的礼物——一只怀表和一支自来水钢笔,他一直使用到1964年去世,这两件物品成为他贵重的遗物。

苦干一生 至死方休

丁颖说过:“真诚的科学工作者,就是真诚的劳动者。”出生在农民家庭的丁颖,在成为教授后依然一辈子与农民为伍,一生致力于祖国农业的发展。他曾立下誓言,决心以“蚂蚁爬行的方式,苦干到150岁”。1927年,丁颖用自己多年的工资积蓄且变卖祖产筹资在茂名县公馆圩筹建了我国第一个稻作专业研究机构——南路稻作试验场。在这里,无论从居住、伙食、衣着乃至肤色,这位留洋归来的丁教授都与农民没有两样,农民兄弟都亲切地称他为“谷种佬”。每日,丁颖都和农民们一起劳作,其他人休息后,他还要在油灯下写作研究。经费难以维继时,丁颖就用“卖青草”预售良种等办法勉力支撑。苦心经营多年后,稻场陆续育出“田基度7号”、“黑督4号”等高产、省肥、抗恶劣环境的水稻良种,广为推广。此后,丁颖创立了多个稻作试验场,共育出良种60多种。同时,他还创立了“区制选种法”,即在种植条件最差的地方设试验场育出良种,一般都比当地原有品种增产5%-25%。数十年来,无论是在试验田中进行水稻栽培试验,还是在广东各地办育种试验,丁颖总是身先士卒亲自下田劳作。1963年,作为中国农科院院长这样的部级“高官”在考察西北稻区时,75岁高龄的丁颖仍不顾年迈体衰,亲自带队考察西北稻区,从张家口到山西、内蒙古、宁夏、甘肃、新疆、陕西等地。他坚持赤足下田,体察雪水灌溉对稻根生育的影响。由于长途劳顿,丁颖回来后体力不支,日渐消瘦。身边的助手为他的健康担忧,劝他疗养,但他依然坚持工作,后来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安排下,他才无奈地带着大箱图书资料,去无锡太湖“疗养”了37天疗养期应为3个月。  随后,他瞒着大家去了南京考察全国劳模陈永康的水稻高产试验田,然后又风尘仆仆地赶回北京参加科学大会,接着带病去山东考察稻作。期间,他被病痛折磨着,却坚持在济南做完了考察报告。1964年10月,丁颖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在京住院仅两周就与世长辞了。在生命的弥留之际,他依然念叨着学院工作,水稻试验……他以一位光荣的劳动者身份完成了当初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