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私奉献的汤飞凡

2022-05-11  

汤飞凡(1897-1958),湖南醴陵汤家坪人。中国第一代医学病毒学家。1955年他首次分离出沙眼衣原体,是世界上发现重要病原体的第一个中国人,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个中国人。他在抗日战争期间和抗日战争胜利后两次重建中国最早的生物制品机构——中央防疫处,并创建了中国最早的抗生素生产研究机构和第一个实验动物饲养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主持组建了中国最早的生物制品质量管理机构——中央生物制品检定所。1992年11月20日中国邮政发行1992-19(J)《中国现代科学家(第三组)》(J)邮票,套4枚,其中(4-2)为 微生物学家汤飞凡。

辞去高薪  甘愿奉献  

1938年,时任国民政府卫生署长的颜福庆,自武汉发至上海一封书信,请汤飞凡到长沙重建中央防疫处。  无论是学养,还是胆识,颜福庆都为中国唯一的官方防疫机构,找到了最合适的领军人物。此时,毕业于美国哈佛医学院细菌系的汤飞凡,刚接到英国一家研究所的聘书,月薪600银元,他当即辞去这份工作。去组建中央防疫处。

条件简陋   生产青霉素  

汤飞凡曾以医生的身份,参加了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的前线医疗救护队,救护站一直在日本人炮火的覆盖下,数次几乎被击中,但身高1.60米的汤飞凡却镇定地说:“我干这个最合适,因为我目标小,炮火打不中我。”前方战事紧,许多将士因伤口发炎死去,急需青霉素。但青霉素的具体生产工艺,在国际上属于军事机密。加上中央防疫处简陋的条件,许多人认为生产青霉素压根儿就是天方夜谭。汤飞凡日夜奋战,通过研究从一名下属受潮的皮鞋上发现的一团绿毛,最终生产出每毫升200-300单位、每瓶两万单位的标准青霉素。中央防疫处因此名扬天下。    

衣原体之父  

在上世纪30年代,在医学科技方面,常常把日本作为较量目标,日本科学家野口英世曾声称自己分离出了沙眼病毒。这一发现,在世界上引起了轰动,却遭到汤飞凡的怀疑。从1932年到1935年的3年内,汤飞凡进行了系统的实验,甚至亲自参加人体实验,把细菌接种到自己眼中,彻底推翻了野口的细菌病原说。这一结果得到国际上的公认,野口英世就此从细菌学教材中消失。1954年,汤飞凡又恢复了因为抗战而中断了近20年的沙眼病毒研究,为了进一步确定所分离的病毒就是沙眼病原体,1958年元旦,汤飞凡命助手私下将沙眼病毒滴入自己的眼睛,造成沙眼。在其后的40天内,他坚持不做治疗,红肿着眼睛,收集了可靠的临床资料,彻底地解决了数十年来关于沙眼病毒的争论。1970年,国际上将沙眼病毒和其他几种介于病毒和细菌之间的、对抗菌素敏感的微生物命名为衣原体,汤飞凡被称为“衣原体之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