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邮政从这里走来 浅议《石家庄邮政日戳(1949-1950)》

2022-06-14  

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解放。1948年5月,中共中央决定将晋冀鲁豫和晋察冀两边区合并为华北解放区。根据中央统一部署,晋察冀边区邮政管理局和晋冀鲁豫边区邮务管理局于1948年7月先后移驻石家庄合署办公,8月10日合并为华北邮政总局。1949年2月,华北邮政总局从石家庄迁来北平,着手筹建了全国统一的邮政通信机构。构建了新中国邮政从石家庄走来的史实。在邮政业务中,邮政日戳是记录邮政历史最好的实物资料。

石家庄邮政日戳

就在晋察冀边区邮务管理局迁至石家庄仅仅半年多的时间里,目前仅发现两枚新刻制的新邮戳。其中一枚是“石家庄/第一支(x)”,时间是1949年1月2x日。该邮戳的特点是:邮戳戳式为实线三格式,文字书写方式全部为左读式,上下格文字排列呈弧形。邮戳的结构布局完全符合原晋察冀边区邮务管理局制作的邮戳形式。以此认定该戳是由晋察冀边区邮务管理局迁至石家庄后制作的。晋察冀边区邮务管理局从1948年7月迁至石家庄到到8月10日成立华北邮政总局时间仅有一个多月,再到1949年2月就迁到北京了,可见此戳的使用时间是多么的短促,其珍罕性就不言而喻了。该戳也是笔者目前仅见。

另一枚是“石家庄/七代办所”,这是一枚少见的手填戳,可惜没有填上时间,这是集邮家唐中杰先生的藏品。经唐先生研究相关资料得出:该第七邮政代办所设在获鹿县白沙村,对外联络就用石家庄邮局212信箱,使用单位:华北军区通信兵部及通信联络处。据此推定:当时,新刻制的邮戳是服务于特定单位自己设立的邮局。可能就是这个原因,邮局服务面窄,使用时间又短,至今还没有发现其他的邮品实物。总之,这两枚戳的发现给石家庄的邮政史增添了重要的色彩。

石家庄解放时,由于条件艰苦、物资匮乏,邮戳中日期里的字订缺失,造成石家庄日戳中关于纪年的书写多种多样,形成一种不拘一格的式样。

沿用原中华邮政时期石家庄汉英文邮戳,戳中的纪年字钉是数字“三十七”,右读式,在三十和七的两个字节之间用一竖线隔开,数字后面没有表示“纪年”的“年”字。而在另一枚日期左读式的日戳中,数字“三”和数字“八”也是被一竖线隔开(省略了数字“十”),数字后面也没有表示“纪年”的“年”字。同样,在一枚河北邮戳中的“三八”二字是纵式书写,在其后面有“年”字。

还有一枚河北石家庄井径矿邮戳上表述纪年的方式就是纵式书写的“三十八”,其后面没有“年”字。在沿用戳里纪年表述使用最多的是一组字订,这组字订是纵排的“卅八年”,其摆放方式有左读式的,也有右读式的,另外,在使用这组字订的邮戳中还有与阿拉伯数字混用的。

总之,在翻天覆地的、新旧政权交替的年代里,由于条件的制约,邮戳字订的缺乏造成石家庄邮政日戳中关于纪年文字的书写格式变化多端,且不拘一格、创造性的使用仅有的字订,形成了它在中国邮政日戳图谱中的一个独特的奇葩。

石家庄与华北邮政日戳

1948年8月10日成立华北邮政总局后,在华北新解放的政区内刻制使用了宣誓政权归属的“华北邮政”日戳。该日戳戳式为单线三格式;石家庄辖区使用的华北邮政日戳内文字书写都是采用左读式:如束鹿县的“华北/辛集”。井径县的“华北/井陉”、藁城县的“华北/藁城”、栾城县的“华北/栾城”、无极县的 “华北/无极”、深泽县的“华北/深县”等。

截至目前为止,身为华北邮政总局驻地的石家庄确没有“华北/石家庄”邮政日戳的身影?但是,我珍藏的一枚“华北/石交局”的戳票,给了我们新的启示。

这也是目前仅见的以单位名称刻制的邮政日戳。此戳直径为25mm,它比石家庄所属地区的华北邮政日戳直径大1mm。这是为什么呢?笔者认为:它不是普通邮局业务用戳,是领导机构用戳,可能是华北邮政总局直属机关的称谓。总之,“华北/石交局”邮政日戳,在华北邮政日戳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是目前发现的唯一一枚,十分珍罕。同时也为石家庄邮政日戳增光添色。

石家庄作为孕育红色摇篮西柏坡的红土地,为中国共产党解放全中国取得全面胜利做出了重要的贡献。石家庄邮政日戳的制作和使用从解放之日起就继承了中国共产党人艰苦奋斗、披荆斩刺、不怕困难、勇于创新的革命精神,让石家庄解放初期的邮政日戳靓丽多彩。“新中国及新中国邮政从这里走来”也是中国人民对石家庄、对西柏坡真实热爱感情的体现。

(作者:缪书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