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方寸世界的经典之作——从《共产党宣言发表一百一十周年》纪念邮票说起

2018-06-25  
作者:龚达才

为了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 110周年、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37 周年,1958年7月1日,邮电部发行《共产党宣言发表一百一十周年》纪念邮票一套两枚。

这套邮票首枚图案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侧面像,因为两人既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又是《共产党宣言》的起草者。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奠基者,他们是最亲密的战友,始终为共产主义并肩战斗。

第二枚邮票图案为第一次出版的1848年德文版封面,因为这个封面最早与读者见面,也最具历史意义。1847年11月,共产主义者同盟第二次代表大会在英国伦敦召开,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大会上阐述了科学共产主义的观点。大会经过辩论,接受了他们的观点,并委托他们为同盟起草一个准备公布的纲领。从1847年12月至1848年1月底,他们用德文写成了《共产党宣言》。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经典著作纷繁浩淼。而被单独选作新中国邮票题材的,仅有《共产党宣言》这篇著作,由此可见这套邮票的珍贵。


传入中国的“精神原子弹”

《共产党宣言》的出版,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170年来,此书已用200多种文字印刷发行,共有 1000多种版本,遍及地球上的几乎每一个角落,成为公认的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纲领性文献。

《共产党宣言》大约于1899年初开始传入中国。《宣言》篇幅并不长,译成中文只有25000多字,但其威力却犹如一颗“精神原子弹”。1921年 7月中国共产党宣告成立,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对中国革命产生了极其巨大的影响。当代伟人毛泽东在 1936年对美国记者斯诺说,有三本书特别深地铭刻在他心中,第一本便是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 


与《共产党宣言》有关的新中国邮票

新中国成立以来,邮电部门除了发行《共产党宣言发表一百一十周年》纪念邮票以外,还多次发行过有关马克思和恩格斯题材的邮票。比如:1953年5月20日,邮电部发行《马克思诞生一三五周年纪念》邮票一套两枚,图名均为“马克思像”;1955年12月15日,发行《恩格斯诞 生一三五周年纪念》邮票一套两枚,图名均为“恩格斯像”;1958年5月5日,发行《马克思诞生140周年》纪念邮票一套两枚,图名为“马克思像 (1867年)”和“马克思在伦敦德国工人教育协会上作报告”;1960年11月28日,发行《恩格斯诞生140周年》纪念邮票一套两枚,图名为“恩格斯在第一国际海牙代表大会上讲话”和“恩格斯像”; 1963年5月5日,发行《马克思诞生145周年》纪念邮票一套三枚,图名分别为“马克思像”、“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和“马克思与恩格斯”;1964年5月1日,还发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纪念邮票一套两枚,图名分别为“马恩列斯像”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2018年5月 5日,邮政部门发行《马克思诞辰200 周年》纪念邮票一套两枚,图名分引为“马克思像″和“马克思恩格斯像”。


《共产党宣言》论证了“邮电通信也是生产力”。

1978年3月18日,邓小平同志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作重要讲话,引用了马克思关于“生产力中也包括科学”的论述,明确提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引起了巨大反响。

1979年3月底,第十七次全国邮电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上讨论了“邮电通信是不是社会生产力”的问题。会后,邮电部政策研究室拟写一篇关于论证邮电通信是社会生产力的理论文章。相关人员带着问题去翻阅马克思的一些著作,从中寻找理论依据⸺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把通信和交通运输并列称为“社会生产过程的一般条件”。他指出:“有一些独立的产业部门,那里的生产过程的产品不是新的物质的产品,不是商品。在这些产业部门中,经济上重要的,只有交通工业,它或者是真正的客货运输业,或者只是消息、书信、电报等等的传递。”他还说过:“另外一些情况,如一便士邮政制、铁路、电报,总之,各种改进了的交通工具,也有助于流通手段的节约。”    

在《共产党宣言》中,还有这样一段论述:“资产阶级争得自己的阶级统治地位还不到一百年,它所造成的生产力却比过去世世代代总共造成的生产力还要大,还要多。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往返(《共产党宣言》单行本译为“电报的使用”),大陆一洲一洲的垦殖,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底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试问在过去哪一个世纪能够料想到竟有这样大的生产力潜伏在社会劳动里面呢?”在这段仅有150多字的论述中,三次提到“生产力”,一次提到“电报的往返”,把“电报的往返”与“生产力”直接挂起钩来。可见,早在 一百多年前,马克思、恩格斯便把包括“书信”“电报”和“一便士邮政制”在内的邮电通信看作是“生产力”。

以这一重要观点作为依据,政策研究室人员联系邮电实际,很快写出初稿,经过修改之后,发表在1979年 10月17日《人民日报》二版头条通栏位置,题目为《切实加强邮电通信建 设》。文章直接引述了马克思的有关论述,为给“邮电通信是生产力”的全新定位提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上的理论依据。自此,邮电部门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拉开了国家通信事业快速发展的序幕。


《共产党宣言》中的两处误译

《新闻学会通讯》杂志1981年第5期刊登了范东生先生的一篇文章,题目是《马克思恩格斯是信息传播研究的先驱⸺从〈共产党宣言〉中的两处误译谈起》。文章写道:“请看《共产党宣言》中这段译文:‘资产阶级,由于一切生产工具的迅速改进,由于交通的极其便利,把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卷到文明中来了。’‘这种团结由于大工业所造成的 日益发达的交通工具而得到发展,这种交通工具把各地的工人彼此联系起来。’在英文版中,上面两段译文中的‘交通’和‘交通工具’同为‘means of communication’。这里出现的‘communication’正是目前引起争论的西方传播学中的‘传播’一词。”“communication有两个基本含义,一方面是指客货运输;另一方面是指信息传播。马恩在使用这一概念时两个含义兼而有之。”“中文本将‘communication’译为‘交通 ’,而将means of communication译为‘交通工具’是不妥当的。依据经典作家的原意,‘communication’译为‘运输通讯工具’似较为准确。”

这篇文章的观点,引起了当时邮电部领导的高度重视。党的十二大明确提出要“加快邮电通信发展”,中央书记处和国务院分别听取了邮电部的专题汇报,肯定了邮电部提出的“用邮电通信翻三番保国民经济翻两番”的目标,并对实现这个目标作了“两个六条”指示。而邮电部部长关于 《共产党宣言》过去被误译的精彩汇报,引发与会诸多中央领导的兴趣与共鸣。据2016年3月《邮苑春秋》杂 志上刊载的《“两个六条指示”⸺中国通信发展的指路明灯》一文披露:“有的中央领导同志感叹:听过那么多部长的工作汇报,引用外文和马恩 著作的只有邮电部。” 

2018年是《共产党宣言发表一百一十周年》纪念邮票发行60周年,是《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也是革命导师马克思诞生200周年,更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40周年。中国的改革开放以马克思主义为引领,改革开放又是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故以此文铭之,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原文刊发在2018年6月 《中国邮政》杂志)


作者简介:龚达才,历任原邮电部政策法规司副司长、邮政司司长和中国集邮总公司党委书记等职,从事多年邮票和集邮工作,经历了香港澳门回归、新中国成立50周年、建党80周年、北京申奥成功、三峡工程截流发电等许多重大事件纪特邮票发行的决策与研究。对邮票和集邮有着属于自己的独到见解。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