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English

一位中国评审员眼中的2017巴西世界邮展

2018-05-04  
常 珉

在巴西举办的世界邮展,无疑是南美洲最重要的邮展和非常重要的FIP世界邮展。“BRASILIA 2017”于去年10月24-29日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举行。

“BRASILIA 2017”展场

与近年的许多FIP世界邮展一样,“BRASILIA 2017”不再是门类齐全的综合邮展,而是选择性地设立了一些类别。它们是:传统、邮政历史、邮政用品、专题、一框、现代、青少年以及集邮文献。

由38位FIP国际评审员和5位见习评审员组成了本届邮展的评审委员会。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以下简称“ACPF”)派出2位评审员参与评审,分别加入邮政历史组和邮政用品组。全场设三项大奖及最佳青少年类展品,结果于28日的颁奖晚会上揭晓。国家大奖在2部巴西早期传统邮集和邮政历史邮集之中产生,大奖由阿根廷Reim Pablo A.先生的传统邮集《巴西古典邮票(1843-1861)》夺得;

《巴西古典邮票》邮集

国际大奖在南美洲和欧洲的2部邮政历史邮集中竞争,最后被乌拉圭Britz Walter先生的《乌拉圭邮政历史(1779-1880)》摘取;荣誉大奖在4位顶尖高手的邮集之间进行,最后是西班牙Alemany Luis先生的《西班牙-伊莎贝尔二世时期的邮资(1850-1865)》获得冠军。而最佳青少年类展品,则由来自西班牙的C组青年Rodriguez Piñero以一部墨西哥《“Serie Multas”邮政用品》邮集直接获得(由该评审小组评出)。

颁发荣誉大奖

我参与的评审组是邮政历史D组,所评邮集为亚洲、大洋洲和非洲。全组三人,组长是日本人佐藤,也是本届邮展的评委会副主席;另一位是澳大利亚资深专家杰里弗•凯罗先生,同时也是本届邮展的专家组组长。大家合作十分愉快。评审工作结束后,照例要来一张纪念照。佐藤两次拒绝我拉他坐中间,把我强行按在工作时的座位上,最后我只好不安地坐在了他们的中间。

邮政史D组评审员


一、中国大陆展品简析

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ACPF)选送的12部邮集参加了除现代和青少年以外的全部类别。获奖分数最高的是施邑屏的专题邮集《走近贝多芬》(91分+特别奖)。从2003年的绵阳亚展大镀金,到2005年的澳大利亚镀金,再到2009年的韩国大镀金,拿到8框资格,直至最后巴西的金奖,奖级起伏跌宕,完全可以想象作者在这14年的国际参展历程中所付出的艰辛努力,实属不易!

另一部获金奖(90分)的也是一部专题邮集。标题由过去的《嘴巴》改成了《探索嘴巴的奥秘:在人类视角下》,这种修改显然要比过去那个冷冰冰的“嘴巴”好很多,因为它赋予标题以内容和观点。但是不知道作者为什么要在后面加上一句“在人类视角下”。我不知道评审员是怎么看这个标题的,至少在我以一名观众的角度来看时,这是一个完全多余的附加说明。

王志刚的邮政用品邮集《威尼斯共和国AQ邮简(特许经营时期:1608-1709)》,刚由5框扩为8框。其展示范围也由5框时的1608-1648年,扩展至现在的1608-1709年,向后延伸了61年,而内容也由过去所讲的AQ最早的前40年扩充至100年了。随着扩框,一些不足也暴露了出来。但比较幸运的是,最后以85分的边缘成绩成功保级。由于这是一个比较冷门的收藏领域,各评审员之间对它的认识和评价不尽相同。因此,要想在今后的竞赛中保持不败,可能还需要做出较大的努力。

2部传统邮集均为民国时期的题材,分获镀金奖和大镀金奖,成绩差强人意。希望作者能继续努力,因为这一时期中国题材的传统邮集,最高水平已达到金奖至大金奖,所以相信还会有较大的上升空间。

傅嘉驹的《爱尔兰邮政史(17-19世纪)》,由欧洲邮政历史评审小组主评。这部曾在2014年韩国世界邮展以5框获88分加特别奖的邮集,这次显然没有那么幸运,只获得了86分,而且还是在外观为5分的情况下。这就意味着评审员对外观以外的3项评分,只给了相当于大镀金奖最低的分数。在挂花后评审员与作者见面点评邮集时,我聆听了评审组长Lars对这部邮集的评价:展出的素材与选题范围之间存在着较大的不平衡,整部邮集讲叙了300年的邮政历史,而最初的150年只用了4个贴片。另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邮政历史邮集还应该包括邮资和邮路,但这部邮集看起来却好像是一部邮戳邮集。”我十分佩服欧洲评审员的评审水平。他们虽然并不收集爱尔兰题材,更不是爱尔兰题材的专家,但从评审的角度来讲,他们的评论绝对是一针见血!对于一部第一次扩8框的邮集,能保住大镀金奖就是一个不错的成绩了。记得十几年前,北京一部刚获扩8框资格的邮集,几个月后一下子降到了大银奖的边缘。所以还是要祝贺我们这位扩框保级的作者。

Lars在点评邮集

此次ACPF共报3部集邮文献参展。但由于巴西组委会没有收到其中邮寄过去的2部,所以随身携带至现场的《湖北集邮》2015-2016年合订本,成为本届邮展中唯一一部参展的中国大陆文献展品。

借此机会顺便吐槽一下巴西快递:临行前我的信用卡忘带了,第二天让人帮我用DHL快递发至巴西利亚的酒店。原以为3-5天就可以收到的,谁知等到一周后离店时还没有到。跟踪查询了一个月,快件竟然还在巴西海关!让人哭笑不得。


二、一部制作失败的邮集

我所在的邮政历史D组,所评的有2部ACPF选送的邮集。陆游的8框邮集《中国国际邮路(1914-1945)》,国际参展的历史应在20年以上。它由最初的大银奖到现在的大镀金,也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道路,来之不易。而另一部《中华民国时期的邮件检查(1914-1948)》,则是首次参加FIP邮展的新邮集。

中华民国检查邮件


根据我的印象,这应该是国内唯一一部反映中华邮政时期邮件检查的邮集,说明其收集难度较高。只要按正常水平制作,相信一定会得到评审员的好评,然而实际情况却令人失望。

我想多费点笔墨,从技术角度来分析一下这部邮集。因为它很有代表性,能从中明白存在的不足,无论是对作者本人还是其他观众,应该都是有意义的。

1.前言

一个合格的邮政历史邮集的前言,应该有一个明确的标题和时期范围。对于这一点,这部邮集做到了。作者告诉我们,该邮集讲的是1914-1948年中华邮政时期的邮件检查。为什么要进行邮件检查?作者用了前言中70%的篇幅去讲历史背景,最后只用了一句话来告诉我们邮件需要检查的原因:“为了防止军情外泄。”其他所叙,则基本上都是历史背景,而且几乎都是与邮件检查不怎么沾边的历史背景:

 “1911年10月10日,革命党人发动了武昌起义,并在随后的2个多月中得到了全国各地的响应。到12月29日,清朝22个省中业已独立的17个省派出代表,推选孙中山先生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宣誓就职。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正式成立。”

“1912年1-3月,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以《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为临时宪法,南京为临时首都。1912年4月,孙中山辞职。临时参议院推选袁世凯任临时大总统,首都迁至北京。其后的北洋军阀各派系为了各自的利益,导致战争不断。为了防止军情外泄……”开始对邮件进行检查。

不知作者有没有替评审员想一下,他们能不能用平均不到1分钟看前言的时间,看明白你所想表达的是什么?假如作者能把那几百字变成一句话:“1912年1月中华民国成立,随后全国陷入军阀混战时期。为了……”这样是不是皆大欢喜?

如果作者能把上述大段文字改写成一些评审员希望看到的内容,如:中华邮政为什么要对邮件进行检查?防止军情外泄是检查的唯一目的吗?还有哪些因素导致邮件需要检查?怎样进行检查?其邮件检查有什么特点?邮集的起止期为什么要从1914年开始,到1948年结束?为什么持续长达30余年?等等。这些说明和提示,必将会帮助评审员用较短的时间去理解邮集的主题和内容。

2.处理和表达

缺乏故事性和逻辑性,是该邮集的另一个不足之处。而随处可见的“unique”(孤品),则是该邮集扎眼的硬伤。通常来说,“unique”只用来定义那些具有很高重要性的唯一邮品。而在邮政史邮集中,仅知一件的邮品并非十分珍罕,在很多情况下它们的重要性并不很高。如果轻易地将它们称为“孤品”,反而会引起评审员的反感。因此,你可以在经过严谨论证之后说它“已知仅一件”,但必须十分小心谨慎地使用“unique”一词。

其实,评审员是很欢迎和鼓励那些新选题或者唯一题材的邮集出现的。指出其不足,是一种打磨和雕琢,是希望它能在今后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三、几部具有特色的外国邮集

1.“British Propaganda Envelopes of the 19th Century”(19世纪英国漫画宣传封)

包括1840年嘲笑马尔雷迪的讽刺封,涵盖了19世纪英国所有的漫画封,十分难得。该邮集以91分获金奖加评委会祝贺。

“英国19世纪宣传封”首页

“英国19世纪宣传封”部分贴片

2.“The Story of the British Greetings Telegram Service”(英国问候电报业务的故事)

    该邮集同样来自英国。作者在第2章“British Greetings Telegrams. How to Apply and Tariff”(英国问候电报:如何申用和征税)中,独具匠心地列出了自1935年7月22日开始,至1982年4月1日的17次基础电报邮资, 硬是把一些看似传统或专题的素材做成了邮政史邮集,并且以5框的规模晋级8框。

“英国问候电报”前言页

“英国问候电报”第2章首页

3.“Hungarian Council Republic–the issues of 1919”(匈牙利议会共和国1919年发行的邮票)

作为法定邮票,它们仅使用48天,却产生了大量的传统邮集的必要素材,诸如画稿原件、原始母模印样、存档母模印样、试色母模印样、进度印样、打孔印样、无齿孔印样、子模印样等,所有这些均包含在这部邮集中。放眼看去,整部邮集中的邮票和实寄封,要远远少于这些应有尽有的印样。

“匈牙利议会共和国”前言页

“匈牙利议会共和国”

4.“The Usage of Russian Stamps During the Inflation Period in RSFSR 1917-1923”(苏联通货膨胀时期俄国邮票的使用 1917-1923)

这是一位以色列作者的8框邮政史邮集。不知是不是因为取了一个传统邮集的名称,所以虽然素材不错,但评价却并不很高,仅获得了大镀金奖。看来作者是一位认真的集邮家,在最后评审员与作者见面时,他亲临现场听取了评审员的意见。他向评审员抱怨为什么得不了金奖?在评审员回答的原因中,最主要的一条是选题范围太大、邮资种类太多(评审员显然还是将其归为邮资邮集去评审了),挂一漏万。如能将种类缩小到几个,增强邮资的完整性,则会好很多。

苏联邮资

5.“Australia: Parcels Post Label P.P.1”(澳大利亚P.P.1邮政包裹标签)

    这部邮集来自澳大利亚,是邮政历史D组的一框邮集中得分最高的一部(85分)。这种标签共有5种版式。作者用了12个贴片来展示它们,其中A、B、C、E这4型用了5个贴片,而D型却占了7个贴片。评审员并没有批评它们的不平衡,因为他们知道,这种收集难度很大的素材,能凑上十几个贴片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澳大利亚邮政包裹签条

6.“Eight Years of Turmoil: Peruvian Mail 1878 to 1885”(动荡的8年:秘鲁战时邮件 1878-1885)

作者在这部邮集前言页的下方,用不同颜色的文字模块,标注出8年中所发生的重要事件,使一个动荡岁月的复杂历史,一下子就变得清晰明了了。

南澳大利亚铁路包裹业务1

南澳大利亚铁路包裹业务2

像这样用不同色块去处理文字的邮集,我看到在本届邮展中还有几部。如:①“South Australian Railways’ Parcels Service–1886 to 1993”(南澳大利亚铁路包裹业务 1886-1993),作者在前言页下方的邮资表中,用绿色、蓝色、橙色标出了3种不同的邮资,到了后面的各贴片中,其下部就直接用对应的颜色去指出相应的邮资标准,可谓简洁明了;②在前述《澳大利亚P.P.1邮政包裹标签》邮集中,像这样对色块的大量使用,更是随处可见;③图19的贴片左上角表格中用了黄色块,上部素材的左侧则用红色大号斜体字来突出“Only 2 bisects of 30c recorded in Switzerland”(瑞士30分的对剖票记录仅2件)。

澳大利亚邮政包裹签条(颜色)

 

尾 声

近年来,ACPF比较注重外派评审员的质量。在巴西世展评审现场,我注意到ACPF的评审员开始受到了国外评审员的尊重。对于一部名为“Republic of Biafra”(比夫拉共和国)的一框邮集,由于对该国缺少足够的认知,在评审时产生了较大的不同意见,并引来外组评审员的参与讨论。直到我们的一位评审员前来解惑,才使大家统一了认识。原来它是上世纪60年代从尼日利亚分离出去、存在不足32个月的非洲小国,存世的邮政史素材非常少见,是战乱时期邮政的产物。

中国评审员在为老外解惑

邮集挂花以后,评审员的工作就基本上结束了。利用这难得的时间,大家或者去拍拍邮集,或者去听听高人的讲座。

跪姿拍邮集

Lars讲座

直到闭馆的前一天,我才发现主展馆旁边还有一个侧馆,里面也有不少展框和邮集。但场内十分冷清,无人驻足。这是一个什么邮展?我凑近去看了好久,才意识到这是同时举办的巴西国家邮展。展览规模不大,大约300框左右,而且里面很多展框还是空的。也没有见到什么好邮集,可能好邮集都在隔壁的展场里吧。这个展场里很多都是一框邮集,所见到的唯一一部8框邮集是传统邮集《巴西 1906-1917》。其前言页之后的第1页上,满满贴了25枚邮票,竟然不带一个字。因为没有挂花,也不知道它得的什么奖。有一部名为《胜利邮件 - 航空照片信》的一框邮集,把“二战”中美国和英国两种不同的军事航空邮件糅合在一起,倒是给人留下了一点印象。

巴西国家邮展展场

巴西传统邮集

巴西一框邮集

我相信,这次“BRASILIA 2017”世界邮展,应该是得到了英国邮商Spink和德国CG拍卖公司的赞助。因为在所有展框的右上角,都可见到他们的LOGO。

英国邮商Spink和德国CG拍卖公司LOGO


京ICP备 16014765 号 版权所有:中华全国集邮联合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1号 邮编:100083